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萍乡摸索采煤沉陷区移民安置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43:59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萍乡摸索采煤沉陷区移民安置

江西萍乡市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安源煤矿、巨源煤矿、高坑煤矿等大型煤矿向全国输送了大量的煤炭,为支援国家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但长年的开采也给这座城市埋下了严重的隐患,现在这种隐患正在爆发——煤矿开采区地面下沉,民居墙体开裂、倒塌、农田不能耕种……面对这样的情况,萍乡市开始了艰巨的煤矿沉陷区移民试点工程。

因长期采煤导致地表沉陷,萍乡近9万名城乡居民生产、生活受到影响。萍乡市将对这部分居民进行移民以及货币补偿。这项工程预计投入6.9亿元人民币,整项工程将于2005年年底完成。

记者了解到,全国有900多个国有统配矿,这些煤矿大多数都是从新中国成立前后就开始开采,多年的开采让这些煤矿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地面下沉的情况。萍乡仅国有煤矿就有6个,这些年来的挖掘对于萍乡来说已经造成影响,萍乡的沉陷区到底有多大?如何让居民搬到安全地带,又如何对他们因此受到的损失进行补偿?对于萍乡市政府而言,是一次重大考验。

一个村庄的沉陷

巨源煤矿只是萍乡市众多煤矿中的一个,这个从上世纪50年代末就已开采的煤矿导致了地面下沉,无法耕种稻田,居住在此的居民面临着搬迁。

天公总算作美,在连续一个月的阴雨之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一路的灰尘,无不向人们传递着一个信息,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产煤城市。

巨源煤矿在萍乡市的远郊,紧靠着煤矿的就是巨源村,也是因地面下沉受影响最大的村子。经过近一个半小时车程,记者来到了巨源村。

巨源村村民大多姓熊,这个村究竟于何年建成,村里的长者都无从记忆。据村里的老者称,几十年前,这里还是山清水秀,有鱼塘,村里人喝的是甜美的地下水,而这一切随着煤炭的开采日渐消失。

巨源村有8个生产小组,直接受到影响的主要是5、6、7、8这四个小组。这四个小组共有270多户,1140多人。从第5小组沿着山路下去就是巨源村的农田,远看这里的农作物长势茂盛,大蒜、青菜等蔬菜绿油油的。不过走近后才发现,这里土质很干,一点也没有雨后滋润的感觉。再遥望远山,哪来的什么“青山”,只有黑乎乎的一片,一些挖煤的设备还在山上开工着,远山已是满目疮痍,山也被劈去了一半。

在为数不多的农田里记者看到,有几分地空置着,什么都没种,只剩杂草丛生。据同行的老乡介绍,这里原本是一处鱼塘,但是随着地下煤炭的开采,这里的水已经落至地下,鱼塘也就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几处窟窿。鱼塘不远处有一方用水泥堆砌的蓄水池,一根长长的水管从地底伸出来,而流入池中的水黄黄的。村民告诉记者,这就是四个小组村民喝的水,洗衣、做饭都是从这里挑回去的,自从地面下沉之后,原先自家打的水井已经成了摆设。

这些水都是地下开采区抽上来的水,即便在烧开加上茶叶后,还能闻到水里的一股异味。

一位村民向记者介绍,这里曾有田地300多亩、旱地490多亩、茶山1750多亩。不过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发现,除了仅剩的一些农田,就没有看到所谓的茶山。

顺着地势往下走,来到了7、8小组,在很多农户家里,记者看到,他们的房子或多或少都有裂缝——有的裂缝比较细小、有的裂缝有一个指头宽,房间的地面砖翘碎、门因为墙体的错开而变形,有的住户用根长木头支着门和顶梁,更加严重的是半边墙已经倒塌。

“我们就是这么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村民告诉记者,“这样的日子我们都过了很多年,现在想搬出去的又没有钱。”而为了讨一个说法,村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经为此进行上访。

惟一一座南方试点城市

萍乡是一座拥有丰富煤炭资源的城市,因多年的开采造成了开采区地面下沉,在此生活的居民则饱受房屋开裂、墙体倒塌等困扰。为了解决这种状况,萍乡市政府上报有关部门,希望解决这些问题。而此次对开采沉陷区进行移民的主要集中在安源、黄冲、白源、青山、焦源、巨源以及高坑煤矿周围地区。为了处理这些问题,萍乡市特意成立重点工程办公室来处理煤矿沉陷区的移民工作。

“这次我们的移民工作牵涉范围比较大,情况也比较复杂,再加上涉及到移民问题,所以工作起来还是比较难的。”萍乡市重点工程办公室、亦是煤矿沉陷区移民办公室主任黄万青告诉记者。

黄主任介绍,因为煤矿开采而造成地面沉陷的区域范围很大,涉及到2万户居民。为了安置沉陷区的居民,将为他们选择新的地址建造37万平方米新宅,同时学校、医院等配套建筑也将新建,达8.2万平方米,涉及到货币补偿的农户也达6000多户,整个投入将达6.9亿元人民币。因为涉及面大,整个计划也由目标中的2005年年底推迟到明年年中了。

据悉,按照矿山管理的有关规定,应该是“谁开采,谁治理”。但是,由于这些下沉区都在国有统配矿范围内,而这些煤矿由于历史的原因再加上本身没有经济实力,因开采而引发的种种问题,仍由国家以及当地政府牵头解决。

记者了解到,萍乡只是全国十几个试点城市之一。为了顺利地安置居民,国家拨款2.76亿元,萍乡市财政再拿出一部分,总投入达6.9亿元。

黄万青主任告诉记者,通过调查,移民办公室将针对不同情况采取维修加固、搬迁新居以及货币补偿等几种方式。

实际上,沉陷区居民的安置工作从2003年年底就已经悄然展开。此事一直不被外界知晓,是因为萍乡市政府的低调。

“说实在话,我们根本不愿意报道这件事情,里面涉及的问题太多,情况各有不同,处理起来也挺麻烦的。”黄坦言道。

据了解,萍乡市是惟一一座南方试点城市。“南方的煤矿不像北方的煤矿那么集中,很多矿区都与农村相连,因此,在农民的安置问题上,解决起来比较困难。”安置办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给予怎样的补偿

“我们的补偿标准是,先鉴定房屋的受损程度达到了什么等级。如果达到D级(严重损坏),则给予每平方米158元的补偿;如果为B级(需要维修加固),则可以得到108元每平方米的补偿。”黄万青主任介绍,“我们都是按照相关标准对他们进行补偿的。”

记者了解到,新建成的安置小区,有关部门是按照每平方米198元的价格出售。据悉,安置小区的配套房屋面积为90平方米至100平方米不等,也就是说,移民买一套房子需要花费2万元左右,自己要贴补20%,也就是4000元。

不过,据巨源村的村民介绍,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拿到80%的补偿。一位姓廖的妇女告诉记者,她家的房屋面积为140平方米,政府给她家的补偿是按照每平方米128元的标准进行的,应该可以拿到17920元人民币,再加上6500元的地基费,则可以拿到2.45万元人民币。但目前为止,她只拿到了1.64万元。

而让村民们不满意的地方在于,政府对农田不给予补偿,为此充满疑虑。“他们给我们的补偿里没有包括农田,我们又没有人吃官家饭,都是靠田吃饭,现在农田不能种稻谷,国家补贴又少,每公斤才1角4分,我们种的菜也只够自己吃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告诉记者。

“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没办法,补偿标准是根据规定做出来的,国家也没有相关的规定要对因采煤地面下沉造成农田损失进行补偿,这和国家征地还是有所不同的。在这方面,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黄万青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