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州金改年考交卷金融洼地尚未形成

发布时间:2020-03-26 18:08:58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我脸上有没有出汗?”3月28日上午,张震宇就金改接受媒体访问,半个小时里四次停下来问。一年前的这一天,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并确定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

作为分管金改的温州金融办负责人,张震宇必须要回答以下问题:金改一年改了什么?两多两难解决了没有?为什么至今仍没有一家小贷公司能转为村镇银行,没有诞生一家民营银行?金改一年到底惠及了多少实体企业?民间借贷金融服务中心取得了多大成绩?

此时的温州,还有很多企业身陷破产漩涡。3月份,一家大规模的鞋企——奥古斯都鞋业破产清算,负债高达1.57亿元。“一家企业的倒下,可能牵扯的互保圈企业就有十多家,温州三分之二的企业都缺少流动资金。”温州一家不愿具名的外贸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表示。这样的严峻形势,也被接受本报采访的多位企业家证实。“温州金改没能像深圳前海金融改革区、滨海新区一样形成金融洼地。”张震宇用一句话总结了温州金改一年的总体情况。

改了什么?

也是在3月28日上午,一批全新的金改项目集中举行挂牌和签约仪式。当天签约挂牌的项目包括:小微企业融资再担保中心;温州市总商会贰号应急转贷资金管理委员会挂牌成立;同时挂牌签约的还有两家票据和商业保理公司。

张震宇要反复解释挂牌成立4个项目与金改的关系,“金改谈了一年,都说没有惠及企业,我们也在反复思考如何惠及企业,以成立再担保中心为例,温州企业一直没有从互保危机中解套出来,成立再担保中心表明政府支持企业担保,解套互保。”

当天推进的项目还有,龙湾农合行正式宣布改制为龙湾农商行,吸收8亿民间资本改制后正式宣布挂牌,农合行服务三农、小微企业,龙湾农合行2012年各项存款155亿,贷款153亿元。

这意味着,针对金改方案中提出的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发展专业资产管理机构、拓宽民间投资渠道等方面有一定程度推进。张震宇表示,以民间参与应急转贷为例,去年政府投资10亿元,而今年共吸纳民间资本5亿元,去年政府的10亿元已经产生了184亿元的效应,今年再投入会产生300亿~400亿元的应急转贷,未来还要将规模扩大到20亿元。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并确定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其中包括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发展专业资产管理机构、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等12个方案,着力破解温州市经济金融发展中存在的中小企业多但融资难、民间资金多但投资难的“两多两难”问题。

温州的金融办对金改一年总结给出的数据显示:开业运营4家民间借贷服务中心,运营6家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共支持204个项目发展,募集资金达7.18亿元,一年筹建26家小额贷款公司,累计开业运营32家,首批20家农村资金互助会,开业9家,成立上海证券和中信证券两家证券分公司。成功推动首个15亿元以私募方式推出的市域铁路“幸福轨道”募集工作。

根据金融办的设想,这些小额贷款公司、保理公司、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机构组织的数量,在未来一年内还将持续扩张,辐射到每个县。被列为金融办金改一年成绩的还有:全年新增融资规模110多亿元,新增直接融资占全社会融资量比重同比上升5%;区域资本建设提速推动4家企业成功上市,成功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集合票据、次级债、短期融资等。“打基础,搭平台”,张震宇给过去一年温州金改定了基调,“如果没有去年的打基础,今年不可能突破。但在温州产业空心化和急速蔓延发酵的企业危机下,温州企业家和部分涌入资本已经失去了冲动,金改洼地效应还未显现。”

阻碍

金改方案提出半年过后,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的热情就逐渐冷却,“半年来,我们已经不谈论转村镇银行的可能性。”温州苍南信联小额贷款公司方面表示。

去年9月,温州苍南信联小额贷款公司被作为首批小额贷款公司申报转村镇银行被推向公众视野,“监管说可以转就牵头让我们申报,但事实股东没有开会,也没有最终决定是否要转,申报后至今也再没了下文。”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

2012年金改伊始,86岁的温州金融界元老蔡兆清等人就忙活筹备“温州农村发展银行”,筹备时吸引前来登记的30余家企业股权总额高达8.7亿元。但“申办报告”提交金融办后至今没有获得回应。此外,华侨银行、科技投资银行等三家批示筹备的民营银行也因无法突破监管顶层限制而被搁浅。

而本被寄予厚望转型村镇银行的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也最终因为无法突破转型村镇银行“必须要由银行业金融机构掌握控股权”的掣肘而不满作罢。

尽管温州金改一开始亮出法律没有明确禁止就允许尝试的基调,但现实却一再受阻,包括在小额贷款公司转村镇银行、个人境外投资上都存在诸多关卡。一周年会上,张震宇需要回应最多的问题恰恰就是,为何还没有一家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没有一家民营银行诞生?

张震宇对本报表示,“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渠道有三条,我们已经完成了两条,包括吸收民间资本完成农合行改制和温州银行扩股,未来更多农合行如果改制成功,我们可以吸收民资100亿元。”

眼下,就连温州的贷款公司日子都不好过。发起成立的贷款公司也要面临发起股东资本受制的考验,尤其是部分新成立的小额贷款公司。温州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表示,“企业如果寻求小额贷款公司,更多的是作为转贷或者偿还贷款,如果是正常的企业融资我们不会寻求小额贷款公司,利率太高,企业根本无法负荷。”

郑晨爱坦言,对温州企业面临的现状,这并不是一个明确的融资解决方法。问题的关键是搭建金融平台,但速度并不让人满意。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认为,温州金融改革有两个要点,盘活民间资本和让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没有突破,金改就不算到位。

张震宇对本报透露,今年金改新的突破项目有15个,包括扩大“温州指数”影响,增加采集点,影响到全国;其次,省政府推进提交省人大给民间融资立法,对温州今后的监管体系建设会有很大的作用。开一批带温州字号的金融机构,比如温州证券公司、温州保险公司。“如果银监会同意我们设立由民营企业作为主发起人的村镇银行,有一两家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这也是标志性的,如果再走得快点可以办社区银行,但如果没有银监会的认同,这一步迈出去很难。”张震宇说。但事实上,民资银行在温州顶多开办一两家,所以还是需要把大量的资本吸引到现有的农村合作银行。

要推动民营银行成立以及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但这些项目的突破都需要来自银监会等中央各个部委的支持改革,否则温州金改想再有大的突破难度很大。

焦虑的企业

今年3月,温州大型鞋企奥古斯都进入破产程序。温州中源会计事务所相关负责人对本报透露,去年事务所除了基本业务外,接受法院处理破产清算重组企业核算业务量比往年高增了30%-40%。据接近温州法院人士介绍,目前温州法院受理的民间金融债务规模已超过500亿元,预计温州民间债务规模很可能已达到1000亿元。

周德文认为,压垮温州企业来自两方面,一是多元化扩张包括房地产、煤矿等行业引致资金链断裂,二是陷入互保圈漩涡。“2011年底银行收紧信贷,温州的房价开始下跌,资产缩水严重,只能寻求民间借贷。”上述不愿具名的外贸公司总经理说。他还表示,“事实上,金改对更多的民间企业来说,在银行惜贷的压力下,更为关心的是民间融资的阳光化,现在温州民间信用体系都崩塌了。”

根据监管的思路,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是要让民间融资资金阳光化,积极推动民间借贷由熟人借贷向市场借贷转变。“企业也希望能将民间融资阳光化,能借得到两分利息,谁愿意去借月息五六分甚至更高的利息。”在过去一年里,温州民间借贷利率疯狂膨胀,而民间借贷服务中心一开业就陷入第一单造假质疑的漩涡中。去中心登记办理借款业务限制也很多,借款人同样需要抵押贷款,如果是房产必须要完全拥有产权,而且是第二顺位抵押贷款,根据抵押物在银行贷款后剩余价值进行贷款,资金量并不大。

据悉,目前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登记资金约为13亿,但实际成交不足4000万元。“现在温州不是没有钱,是钱都不敢放出去了。前几年的温州,需要借钱的时候打个电话,几千万的款甚至连借条都不需要。”上述温州外贸公司总经理表示。

2012年12月末,温州市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同比仅增长2.1%,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0.4%,存贷比为92.1%,高于上年6.9个百分点,贷款能力进一步受到挤压。张震宇认为,现在的情况是有的企业贷款没解决,有的企业贷款超量,银行需要调整贷款结构,我们也呼吁银监局要推动各家银行放信用贷款。但信用贷款需要信用体系的健全,民间借贷金融中心就是在为信用体系打基础。“只能说如果没有金改,温州的企业会更恐慌,但具体要说给企业带来什么,现在还看不到。”郑晨爱说,现在企业要做的更多是自身的转型。

无锡白癜风治疗医院怎么避免进入白癜风误区

成都中科性病成都中科看性病

红皮型牛皮癣该怎么治疗鹤岗市专家带你了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