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小说红楼梦中的姓名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1-01-11 16:10:00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在小说《红楼梦》中的姓名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中国人的姓名、字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曹雪芹通过《红楼梦》人物的命名取号,选姓定字,为小说人物涂上了艳丽夺目的色彩,成为全书艺术构思不可缺少的艺术文化。这些人物姓名形象的命名不仅是一种“符号”,而且还具有深刻的内涵和审美价值。清人洪秋蕃在评及《红楼梦》人物命名艺术时曾指出:“《红楼梦》妙处,又莫如命名之切。他书姓名皆随笔杂凑,间有一二有意义者,非失之浅率,即不能周详,岂若《红楼梦》一姓一名皆具精意,惟囫囵读之,不觉耳。”又说:“《红楼》一名一姓不苟如此,岂他书所能企及。”这是具有非常眼光的见解,核之本文所列《红楼梦》人物选姓、命名、取号、定字,无不渗透着作者的“精意”,绝非“随笔杂凑”者可与之相比。那么,《红楼梦》姓名字号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现解读如下;

以姓名字号隐喻人物形象性格命运。例如,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李纨以及元、迎、探、惜四姊妹的姓名字号,都与他们的形象塑造、性格特征、命运人生相关。以姓而言,薛谐雪,易消溶。其名宝钗隐喻其婚姻如金钗易分,最终命运是“金钗雪里埋”。湘云之名应了“水涸湘江,云散高唐”的诗谶。李纨之纨,有纨扇之喻,少寡如秋扇之见捐,但有令德,故能奉扬仁风,其最终应了“春风桃李结子完”的结局。元春得春气之先,占尽春光,故有椒房之贵。但春光(盛景)易逝(早亡)春光即逝,则秋冬(衰败)不远也。既有个人命运预示,又有家族败落之暗喻。迎春是当春花木,迎其气则开,过其时则谢,其性类木,故又谓其“二木头”。探春是有春则赏,无春则探,不肯虚掷春光,故其为人果敢有为。惜春谓孤负春光,青灯古佛伴其一生。四春则成了“原应叹息”。

以姓名字号寓意作者爱憎分明观念。作者对他喜爱的人物赐以美名美字美号,如敏探春、勇晴雯对他批评的人物用“时宝钗”、“浪荡子”等字词憎恶者则用“呆霸王”一类的词汇。又如袭人旧名珍珠,及侍宝玉,“珠”已破而不圆,不成其为珍,故夺其名改为“袭人”。宝蟾,蟾有毒之物,而薛蟠宠爱如宝,故名宝蟾。薛蝌之蝌谓蝌蚪,虽能文而文理不属。这些名字皆寓褒贬之义。

以姓名字号读音达到意会含蓄新效应。《红楼梦》中人物多以优美、新颖、典雅、含蓄、响亮的字词来组合姓名字号,不仅富有色彩感、节律感,而且具有深沉的美感,是构成小说整体艺术成就的一部分。这种艺术效果同主要人物的姓名字号取之于诗词名句和化用成典是密不可分的。特别是作者擅用中国汉字组成的多义性特点,使小说人物姓名字号具有隐喻性和同音异义性,达到了意会含蓄、艺术别致的效应。例如傅秋芳之名暗隐花当春则旺,当秋而零落,秋芳之花不能与大观园群芳争妍斗艳。邢岫烟取之云出为岫,雨出为烟,无足轻重之谓。又李纹、李绮则取水波散处为纹,余霞散处为绮之意,皆为闲散之人,名中已暗喻了。

以姓名字号的措词达到形音义的结合。《红楼梦》以姓名字号大多是由组词法、提炼法、谐音法、附着法、析字法、谐音法构成的,达到形、音、义三者有机结合。《红楼梦》人物姓名字号,充分运用了这些方法,形对、音对、义对均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特别是利用谐音法、析拆法、组合法,使小说人物姓名字号具有娱乐性,其中的大量谜语式的姓名字号尤其吸引读者和研究者,乃至二百年来不断出现“猜谜”式的解说。例如《红楼梦》中某些次要人物为主要人物之“小照”,他们的名字常与主要人物的姓名、命运相关联,极富有隐喻之意义。晴雯是与林黛玉相关人物。薛(雪)虚林而有晴雯照于林间,有和煦之景,晴雯死而林无生气,不久即亡。又如紫鹃,乃啼冷月之鸟,托于林,而遇薛(雪)尤有寒鸦之色,故有血性忠于主。雪雁为黛玉之婢却陪宝钗出嫁之用,为赝者。

以姓名字号的组词达到雅俗相间共赏。高雅者如潇湘妃子、蘅芜君、颦颦等等,俗者如呆霸王、二木头、浪荡子等。有的人物名字较俗,其表字却很雅,如薛蟠之字文龙(或文起)即很雅。《红楼梦》是以甄(真)起——“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以贾(假)结——“贾雨村归结红楼梦”。一部大书“真事隐去”,“假语存焉”,真真假假,“假作真时真亦假”,正是以甄(真)贾(假)两个姓名统摄全书,其深层之意正是告诉读者已往的历史是废弃“真事”,《红楼梦》中姓名的艺术魅力,在甄(真)贾(假)两个人物身上得到了完整的体现,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绝非是溢美之词。笔者通过本文对小说中人物姓名字号的研究,亦可深刻体会作者的艺术修养之深厚,表现之纯熟,实乃旷世奇书。

特灵中央空调维修

防腐钢管生产厂家

花灯价格

微型振动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