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怪谈之骷髅妖[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6:56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都市怪谈之骷髅妖

罗恩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英格兰大男孩,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只源于对传统中医学术的热爱。在中医学院系统学习了四年多之后,他的刻苦用功赢得了导师们的认可,因此推荐他去下属医院任职。

这所医院位于都市边缘,属于非常偏僻的近郊地带。以西医为主,中医为辅,中医科在院内属于冷门,象罗恩这样刚刚毕业的研究生,参加工作就任科室副主任医师属于破格提拔了,这当然得益于导师的大力茬举。导师对他这个洋学生寄予厚望,期待着他把中医事业发扬光大,并且传播全球。

罗恩自信满满地上任了,以熟练的推拿、针炙、拔罐手法还有对中草药的药性之详识,再加上人们对洋大夫的好奇心理,很快便门庭若市,尤其受到中老年慢性病患者的青睐。因为中医中药对一些老年病慢性病还是有奇效的,罗恩对待患者又很热情,很快就赢得了许多患者的信任与喜爱。

原本冷冷清清的中医科自从罗恩的出现也变得气象焕然,面貌一新。如此一来,院长当然也对这新来的洋小伙另眼相看,居然还动了给他介绍女朋友的念头。这个女孩儿也是本院的职工——外科的护士方丽娜,上班一年多,外向活泼漂亮可爱。罗恩对她印象也挺好,院长牵线搭桥,两个年轻人就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方丽娜家也是外地的,和罗恩一样住在医院提供的单身公寓里,这样两人上下班就可以一路同行。

有了更多的接触,感情自然升温迅速,没过一年已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罗恩决定结束单身生活,在中国安家落户,新房就在医院附近,因为属于近郊,房产也很便宜。罗恩通知了远在英国的父母,他们当然非常开心,预计了行程,将在婚礼的前两天到达。闲话少叙,一对新人忙于操办婚礼细节,时光过得飞快,转眼婚期临近,方丽娜的父母从外地赶来,罗恩的父母也将在当晚到达。

医院附近没有什么象样的宾馆,罗恩和方丽娜的新房也不是特别宽敞,院方特意为罗恩和方丽娜的父母准备了两套公寓临时落脚。当晚,罗恩向院长借了辆车去机场将父母接了回来。几年不见,父母似乎苍老了许多,眼神好象也大不如前。罗恩在人丛之中挥了半天手他们也没看见,直到他跑过去拥抱他们,他们才认出了自己。罗恩心里虽然有点诧异,但想到自己离家五六年的光景,外貌上有些变化了,再加上机场外那么多人,他们一时认不出也是正常的。

一路上父母话不多,简单地问了下方丽娜的情况和他在中国的生活状况,等到见了方丽娜的父母也没有表现得很热情,这与罗恩印象中的父母区别甚大。罗恩也没有多想,觉得父母一定是经过长途跋涉身心极度疲倦,再加上双方语言不通,交流上存在障碍所致。好在方丽娜的父母为人淳朴,没有表示任何不悦,罗恩才放下心来。方丽娜做的饭菜很可口,大家在新房一起吃过饭,见天色已很晚,罗恩开车将双方父母送到临时住所。

两套公寓紧邻,房间已经打扫得非常干净。安顿好双方父母,罗恩想起方丽娜还在新房里等他,便急匆匆下楼往回赶。到家已近子时,他试探着轻轻敲了两下房门,不见丝毫动静,想必方丽娜已经睡着了,就没再敲,掏出钥匙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为了避免惊醒自己的新娘,他没有开灯,而是借着窗外透过丝质窗帘透射进来的淡淡月光,脱了外衣随手扔在客厅的沙发上。

摸索着进了卧室,影影绰绰看见床上被子里躺着一个人,罗恩有点心疼地伸手拂去她脸上的长发,这几天丽娜一直忙里忙外,今晚又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累坏她了。“啊!”他猛地缩回了手,这哪里是他的丽娜?他看到长发下面露出一张惨白惨白的骷髅头,两个又大圆的黑洞幽幽然地盯着他,显得极其的诡异和无助。即使学医出身,黑暗之中也被吓得发狂,他一把扯下被子,一具刷白完整的人体骨骼立马呈现在面前,在惨淡的月光下显得鬼气森森!

“NO!”他大叫一声,转身就跑,却不防被什么东西撞倒,他想都不想,挥拳就抡。耳畔传来熟悉的尖叫,随即“扑嗵”一声那个东西倒在他的脚下。“丽娜!”他蹲下来仔细看了看,眼睛都直了:“上帝,怎么会是你?”打开灯,方丽娜额角上一片青乌,他急忙找来冰块和湿毛巾为她冷敷伤处。

“人家不过开个玩笑嘛,瞅把你吓得,也不看清楚就动手。”方丽娜一边捂着脑袋一边照着镜子嗔怪道。罗恩哭笑不得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床上那具塑料骨骼模型。这中国妞胆儿也忒大了,开这种国际玩笑。幸亏自己没使尽全力,胡乱抡下也没伤到要害,否则真不知道后天的婚礼还能否照常进行。

“亲爱的,对不起,我被你吓到了。”罗恩摊着双手,满脸的纠结。毕竟一个男人被女人吓得失魂落魄,无论如何解释都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听说外科女护士胆子大,今天总算见识过了。后天……不应该是明天,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罗恩现在最担心的是不要影响到一生中最重要的仪式,他可不希望他的新娘顶着一个大青包出现在婚礼上。

“好吧,是我玩笑开过头了,没事的,过几个小时就消肿了。”方丽娜把塑料模型塞到床下,安慰道。罗恩无可奈何地苦笑着,把丽娜扶到床上,又换了个冰块,正打算关灯睡觉,手机突然响了,是丽娜的妈妈,可没等丽娜接起来,电话就断了,回拨过去就是关机的提示。

“会不会出什么事了?”丽娜满脸疑惑地看着罗恩,又拨爸爸的电话,仍然是关机。

“可能不小心碰了吧,或者没电了。”罗恩一边宽慰她,一边拨打自己父母的电话,可是全部关机。

他们再也无法进行其它猜测,急三火四穿上衣服,开着车子飞一样地直奔公寓。两个套间是相邻的,先奔丽娜父母的那间,无论怎么敲都没有人来开门,再敲另一间也是同样没有半点声息。

“怎么办啊?一定是出事了!”丽娜急得快要哭出来,“你有房门钥匙吗?”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公寓管理员一定有备用钥匙,但是这么晚了,能不能找得到人就不知道了。罗恩让丽娜在这里等着,他去找管理人员。

此刻已经凌晨一点半了,他转了一大圈也没看到公寓管理员,楼下的电动门是刷卡的,并没有门卫在。他和丽娜原来在这住,所以都有门卡。无可奈何地耸耸肩,看来情急之下他只好自己想办法了。“丽娜,闪开!”回到房门前,他运足气力,抬起脚照着门锁就是一脚。身大力不亏,这一脚踢得房门咔咔响。找不到其它工具,他只好继续,两只大脚轮番上阵,使出吃奶的劲,直踹得房门山响、摇摇欲坠。终于,“咣当”一声巨响,房门被踹开了。

里面空无一人!罗恩和丽娜怔住了,房间里行李还在,洗手间的灯也亮着,丽娜妈妈的电话掉在地毯上。丽娜过去捡电话,突然发现地毯上有条暗红色的拖痕,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人拖了出去所留下的印迹。她用手指摸了下再看,手上竟然粘着粘稠的鲜红的血!地毯颜色暗,所以血迹落在上面变成了暗红色。她惊叫着捂住嘴,再看罗恩,脸色也变了。

他二话不说,拉着丽娜就奔另一个房间跑去,可是到了门口又停住了。因为他们都看见了,那暗红色的拖痕正是沿着地毯来到了此处!只是刚才他们着急敲门砸门,没有留意看地面而已。罗恩和丽娜互看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东西,那就是——深深的恐惧!最终,罗恩吸了口气,抬起脚正打算踹门的时候,丽娜突然发出颤抖的声音:“你,你看……”罗恩低下头,看到门缝儿与地毯的衔接处正有汩汩不断的猩红色液体涌流出来,尽管有少量渗入了地毯,可那液体流淌的过多过快来不及缓渗,大部分汇聚成流包围了他们的脚,他们的鞋子已然粘满了鲜血!

纵然丽娜比一般女孩胆子都大得多,此时也已吓得花容失色,一双冰冷的小手紧紧地抓住身旁的罗恩。“Let’s go!”罗恩从喉咙里逼出一句母语。他早就察觉情况不妙,夜半三更踹门踹得地动山摇,整幢公寓却没有一个人跑出来过问,除非……这里的人全死了。后背陡然冒出寒意,现在除了逃出去报警,他再也没有其它念头。可是房门在这个时候突然“砰”地打开了,两个硕大的黑洞直视着他们,煞白的牙齿上粘满了鲜红鲜红的血迹,正顺着嘴角——其实是白骨的下颌一滴滴向下流淌。这绝对不是塑料制品,面对面,他们看得再清楚不过了,甚至嗅到了死人骨骼上残留的腐肉气息!

罗恩拉起丽娜不顾一切地开始狂奔,身后留下两串血色足印。他们不敢回头,也不知自己跑得有多快,只听得风声在耳旁呼呼作响。周围的一切变得越来越黑,他们仿佛跑进了长长的地下遂道,却怎么跑也跑不到尽头。丽娜终于坚持不住摔倒在地,哭着说让罗恩不要再管她。罗恩用力把她背在身上,继续向前跑,可是速度却越来越慢,他听到后面“咔嗒咔嗒”的声音越来越近,那具骷髅追了上来,又细又长的染满鲜血的枯爪正向他们头顶抓来……

千钧一发之际,前方骤然闪现夺目的白光,有如天使的羽翼当空展开,形成硕大的伞状罩在他们头顶处,骷髅妖触及白光之后立即燃烧起来,扭曲着发出凄厉的怪叫,很快变化成了一堆灰烬。白光在地上盘旋了一阵,将那堆黑色灰烬吹得无影无踪,然后渐渐聚拢成为一个修女的人形,脸上荡漾着温暖的微笑,转身慢慢消散在他们的目光中。

“特罗修女!”罗恩脱口而出。一个画面展现在他们面前,小镇上童年的罗恩在残破的教堂地下室里玩耍,无意中碰倒了镇住恶魔的十字架,特罗修女用自己的血暂时封印了恶魔,但是十年后恶魔会冲血咒再次出世,它要夺走罗恩的灵魂才能使自己永生。为此,它杀死了罗恩的父母,化作他们的模样来到中国,最后还是被追踪而来的特罗修女送进了地狱。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民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