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早木由树的肉便器们作者游屠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44:40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2016/2/6发表于sis001

首发网站sis,首发id游屠

我们的主角叫早木由树,十六??岁,就读于紫藤花学园高中部,最近在他身上陆陆续续的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啊,麻烦你温柔一些!」下半身传来的温暖湿润又紧致的舒爽感觉原本让由树十分享受,但是忽然而来的一阵轻微的痛楚让由树口中不由发出了一生哀鸣。

由树话音刚落,身上覆盖的被子就被掀开到了一边,而正趴在由树胯下的少女也再无保留的暴露在了透窗而入的清晨的阳光之中。

少女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扎着可爱的双马尾,几缕柔顺的发丝挡在面前,皮肤白皙面容精致仿若天使一般。

当然,这是在忽略掉她口中含着的那份丑陋阴茎的前提下。

「哼,哥哥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现在哥哥的肉棒现在是属于纱南的,应该随便纱南怎么处置哥哥都不能有怨言才对,不然的话……」自称为纱南的美少女口中虽然含着一根粗大的阴茎,但是说话的时候却并不含糊,看起来似乎已经很好的掌握了这样的技巧。

不过,在说完之后纱南却将一直含在口中的肉棒吐出了大半,只留下一个龟头含在口中,然后就裂开嘴唇,用牙齿轻咬着赤红的龟头轻轻晃动,原本清纯的脸蛋上此刻却是充满了淫靡意味的威胁——再敢说话就把你的龟头咬下来!!

纱南那对可爱虎牙上反射的属于朝阳的光芒在由树眼中无疑是一抹寒光,这让他躺在床上的身体不由一颤,干咽了一口唾沫之后怀揣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指导思想很识相的闭上了嘴。

威胁成功之后,纱南嘴角上扬,俏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然后就不做任何等待,再一次将那丑陋的肉棒吞进了自己的小口之中,脑袋也开始以极快的频率上下起伏。

口腔的温暖湿润让带给了由树极大的舒适感,而纱南不断翻滚划过敏感龟头的香舌更是让由树体验到了灵魂出窍一般的快感。

事实上,如果不是纱南牙齿时不时的带来些许疼痛的感觉,由树真的会爽的灵魂出窍。

就这样,在痛与快乐的交替之中,由树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极限,一发发酝酿了整整一晚的精纯浓稠液体直接从尿道口喷射而出,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体验,但是那舒爽的感觉依然是差点让由树昏了过去。

「恩……」吸干了由树阴茎中的最后一滴精液之后,纱南这才抬起头来,将口中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之后,甚至连嘴角边的点滴也不放过,完全吞咽完毕之后这才一脸满足的跳下了由树的床。

「咦,这次怎么只有四分钟不到,除掉中途被哥哥打断的十秒钟,其实也就值坚持了三分钟五十秒而已诶!」就在由树还在回味口爆的快感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纱南惊奇的声音,睁开眼后,就看到了纱南鄙夷的目光。

「我说,哥哥你不会是早漏男吧?」

「怎么会,纱南想太多了!」由树连忙摇头,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承认。

「可是明明只有不到四分钟,这种事实哥哥要怎么解释?」「额……也许是因为太舒服了,所以才……」由树为自己辩解道。

「这么说,哥哥其实是喜欢我激烈一些的吧,之前叫温柔一些也是口是心非喽?」纱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窃喜。

「怎么会,我是喜欢纱南你温柔一些的。」由树摇着脑袋,如果让纱南确立了自己喜欢激烈一点的想法,那结果肯定会是十分可怕的,现在的早安咬起码还是快乐占大部分,回头可能就是痛苦占大部分了。

被直接否认的纱南收起脸上笑容,有些不爽的指着由树:「那就是早漏!」「不是!」「就是就是!」

「真的不是……」

「嗯?」纱南磨了磨自己的虎牙,目光也瞄向了由树刚刚射完精液的阴茎,眼睛之中流露威胁的意思只要不是傻子都看的明白。

「好吧,你说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为了后半生的性福由树不得不选择忍辱偷生。

再一次让哥哥屈服使得纱南心情大好,哼着刚学会的偶像团体的最新单曲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由树的房间。

在确定这个恶魔妹妹离开之后,躺在床上的由树这才松了一口气,待缓过劲来之后才开始一边穿衣服一边回想这几天自己的遭遇。

十六岁的早木由树原本是一个很不受人欢迎的普通 高 中 生,在学园里也是一个形单影只的孤家寡人,他不收欢迎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上没有任何闪光点,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性格懦弱内向,最重要的是他不仅身材肥胖长相丑陋而且还不注意个人卫生,总是顶着一头油腻的头发身上也散发着奇怪的味道,这使得根本没有人愿意和他多说哪怕一句话!

就连他的亲妹妹纱南也不例外。

只是这一切,都在一周之前的那个夜晚发生的变化。

那是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因为美好的暑假马上就要结束,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尽情的享受这最后一段假期,如果可能的话,由树自然还是希望能够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约会,但现实却是他不仅约不到女孩子,连愿意和他一起的男性友人也全然不存在。

其实这也不算坏,反正十六年都是这样过来的,由树早就已经习惯被所有人避而远之了。

不过最终,由树居然很意外的得到了其他人的邀请,有三个之前从不和他说话的同学居然邀请他晚上去山顶看星星,这让由树十分感动,难道自己的人缘要开始慢慢转好了吗?

可是当由树满心期待辛辛苦苦的爬到约定好的山上之后,才伤心的发现其实了一个意料之中的时事,那就是除了他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大晚上跑到山上来看星星,显而易见他被戏弄了。

愤怒的将几块小石头扔下山顺便骂了那几个混蛋几句之后,由树展现了自己随遇而安的本质,反正来都来了,直接下山的话不是白爬了这么久,还是铺好地毯躺在上面看星星吧,虽然有些郁闷但就算只是一个人又能怎样呢?

然而在半个小时之后,早木由树郁闷的心情就被一扫而空,因为有一道明亮的星光居然从远方的天际划过,紧接着,又有接连不断的光线划过漆黑的夜空。

居然运气好的碰到了很难见到的流星雨!

在当时,由树只顾着暗自窃喜自己运气好,却完全没有想到为什么有流星雨天气预报会不告诉市民,如今想来,自己身边发生的变化和这一场出现时机十分诡异的流星雨是脱不开关系的。

自从那一场流星雨之后,早木由树的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树仍然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正在为自己早安咬的可爱妹妹时内心的震惊。

这可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在妹妹的眼中他应该一直是一块让人不忍直视的垃圾吧,毕竟他丑陋、肥胖、懦弱、内向、笨拙、懒惰、长相普通还不爱干净。

相反纱南却是学园里长相美丽又成绩优异的天才少女,有着无数追求的粉丝,被这样的美少女用口交唤醒,这是由树之前连幻想都没有过的事情。

第一眼见到纱南趴在自己胯下起伏的时候由树还以为是在做梦,在使劲抽了自己一巴掌之后,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和纱南诧异的目光才让他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居然是现实。

十分惶恐的完成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口爆之后,由树性福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每天早上准时的早安咬已经成为了他一天之中最为期待的事情,当然,如果纱南在早安咬的时候能够温柔一些的话,那就更加完美了。

「不过如果那样应该会射的更快吧,又要被纱南嘲讽为早漏男了……」想到这里,由树的脸上写满了沮丧,显然刚刚纱南临走时的嘲讽仍然让他耿耿于怀,不过当想到纱南那俏丽的面孔时,由树马上就有了安慰自己的理由:「被这样美丽的少女口交,能坚持四分钟或许已经很厉害了吧……」自我安慰的效果显而易见,由树一转眼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从床头堆积如小山的脏衣服里挑出一件看起来不那么脏的T 恤短裤穿上之后,由树就打开了电脑。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除了宅在家里之外也没有其他去处了,自从那次看完流星雨回来,他就没有再踏出过家门一步了。

对于宅男而言,电脑是必不可少的,在暑假的两个月之中,由树的一半时间都在电脑前,至于另外一半,当然是趴在床上睡觉了。

打开电脑之后,由树习惯性的浏览网站上的时事,不出意外,网络上依旧没有任何关于那晚流星雨的信息,此刻由树已经可以万分肯定那一场流星雨的古怪了,完全是非正常自然事件,而其带来的影响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从目前带来由树觉得是好的,起码让他可以享受到以前根本不敢想的快感,虽然提供快感的是他的亲妹妹,但是这也无所谓了。

「可以吃早饭了。」

就在这时,从由树的身后想起了纱南的声音,由树回头之后就看到纱南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上面摆放着精心制作的一大块三明治和牛奶,显然是妹妹亲手制作的爱心早餐。

即便是在之前的时候,即便妹妹看自己仿佛看垃圾一样,但是在妈妈不在的时候如果没有妹妹提供餐食,恐怕自己早就饿死在房间里面了,这一点由树是十分清楚的。

「纱南谢谢你。」摸了摸自己略显饥饿的的肚子,道过谢之后由树就直接伸手从餐盘中抓起三明治吃了起来,掉在桌子上的碎渣也毫不犹豫的捡起来一并扔进嘴里咀嚼,整体上毫无形象可言。

看着狼吞虎咽的哥哥,纱南精致的眉毛微微一皱:「起床之后居然不洗漱就能吃的下去东西,哥哥你还真的是可以让人大开眼界呢,在见到哥哥之前我都没有想到世上居然会有这么肮脏的生物。」「额……」正在吞食的由树被妹妹讽刺而感到有些尴尬,但进食的嘴巴却没有丝毫停顿,对于他这样的胖子来说,进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过由树还是抽空为为自己辩解道:「难道纱南你不觉得洗漱卫生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吗,而且就算不洗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怎么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明明会滋生很多细菌,而且身上还会产生让人难以忍受的气味!」纱南很认真的说着不注意个人卫生带来的坏处。

可由树却只是耸了耸自己的肩膀,脸上写满了不在意:「细菌这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反正也不会因为细菌死掉,至于奇怪的味道,反正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万一哪天没有了大家反而会不习惯吧。」美丽的少女嘴角一抽,知道想让眼前这个散发出浓郁体臭的胖子自己主动去清理个人卫生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就俯下身钻进了电脑桌的下面。

「啊?纱南你这是要做什么?」已经将三明治全部塞进嘴里的由树诧异于妹妹的举动。

而已经钻到电脑桌下的纱南却是分开了由树两条粗短而多毛的腿,然后才抬起头仰视着由树:「既然懒惰的哥哥自己不愿意清理卫生,那么只能由我代劳了,有研究数据表明男性生殖器官的不卫生是会导致早漏的。」「我真的不是早漏,今天早上那只是一个意外,以后绝对不会了!」由树欲哭无泪,没想到纱南居然会一直抓着这个不放。

「哼,肮脏哥哥的话并不值得相信!」

「讲道理的话个人卫生和诚实与否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吧?」「嗯?」纱南又一次将自己锋利的小虎牙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由树见此立刻改口:「我觉得可能还是有道理的别咬求你了!」「哼!」再一次用自己的终极武器建立了优势之后,纱南这才重新低下头,目光也凝聚在了哥哥的胯下。

如果说由树此刻能够看到纱南的眼睛的话,他就会发现纱南此刻的目光和往常看向他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此刻的纱南目光之中再也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蔑视和鄙夷,反而满是幸福和狂热的崇敬,仿佛胯间那一根丑陋的肉棒是她信仰的神祗一般,而纱南则是跪坐在神祗面前卑微的信徒。

可惜的是,这一切由树都无法观察到。

几秒钟之后,纱南修长白皙的手指就抚上了由树粗短多毛的大腿,微微冰凉的触感让由树的身体不由一抖。

可纱南却没有管那么多,纤细的手指沿着大腿,缓缓的从宽松的短裤裤腿之中滑了进去,向关键之处进发。

终于,由树感到有两只冰凉的小手抚上了自己的阴茎,这种从未体验过的细腻冰凉让他的肉棒迅速充血,刹那间就进入到了一级备战状态,坚硬的不能再坚硬。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哥哥的肉棒,但是那火热的坚硬仍然让纱南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将哥哥那很久未曾清洗过的短裤趴下。

在短裤趴下的刹那,粗大的肉棒直接弹出,打在了纱南粉嫩俏丽的脸上,发出了「啪」的一道淫靡的声响,而纱南的口中也是发出了一声轻呼。

没有了短裤的阻挡,一股浓郁的腥臭味直接从由树的胯下飘散开,那比垃圾堆里几个月不洗澡的乞丐还要熏人的臭气除了由树本人意外,恐怕任何一个人闻到之后都会远远的避开,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能够忍受的气味!即便是那些住在垃圾站捡垃圾为生的乞丐,也绝对忍受不了这种酸臭味。

可是,任谁也不会想到身为学园里天之骄子之一的天才美少女早木纱南,此刻居然正趴在一个肮脏的胖子胯下,心甘情愿的承受着那股酸臭味,甚至精致的小脸上还透露出些许享受一般的迷恋。

这一幕要是被传出去,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纱南,你不是说我身上的臭味让人难以忍受吗,为什么还要趴在我的胯下?」「哼,相处了这么久,身为妹妹的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味的,而且比起哥哥你变成早漏男这种危机,我忍受一下你的体臭又算得了什么呢?」纱南解释的同时还不忘拿早漏的事情讽刺,显然不想让由树在口头上占到任何便宜:

「而且,如果把这难闻的味道全部吸干净的话,应该就不会困扰到其他人了吧。」说完之后,纱南就用自己纤细的手指将哥哥的肉棒扶到一边,然后将脑袋深深的挤进了由树的胯间,开始深深的吸气,仿佛要将那胯下散发出的酸臭味全部吞进肚子一般,那让常人难以忍受的酸臭于这个美少女而言却仿若迷人的香料,让她陷入到了深深的痴迷之中……(二)

「嗯,哥哥的肉棒,真是浓郁的气味啊,必须要清理干净才行,不然一定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的。」纱南呼出的气息喷在由树的阴部,温热的气息让由树感受到了别样的快感,再加上一个美少女一脸痴迷的呼吸着自己胯下的酸臭气息,这种视觉和心理上的双重刺激让由树大胡过瘾,差点就不能自持的喷射出来!

趴在由树的胯下深吸了几大口之后,纱南面色迷离,粉嫩的小舌头也是从小嘴之中伸了出来,开始在由树肮脏的卵袋上舔舐起来,发出阵阵吞吸吸口水的淫靡声响,而由树卵袋上的污垢毫无疑问,则是被美丽的天才少女全部卷进嘴里,吞咽到了腹中。

将两边的卵袋全部清理干净之后,纱南的丁香小舌划过嘴角,把粘在嘴角的黑色污垢卷起,一脸满足的将其吞咽下去:「嗯……总算清理完毕了,这样一来,哥哥的肉棒就不会有那么浓烈的气味了呢。」「不过,纱南听说有效的按摩对于早漏来说也有很大的效果,所以,现在就让纱南来为早漏的哥哥按摩治疗吧。」纱南自顾自的说完之后,就在由树诧异的目光之中再次低头,粉嫩的小舌头卷起由树胯下垂着的肥大卵蛋直接含进了嘴里。

紧接着,纱南白皙滑嫩的脸颊也凹陷了下去,而与此同时由树则感到自己的睾丸上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吸力,显然,这股吸力来自纱南可爱的小嘴。

「哦!」胯下的小嘴差点把由树的魂魄也吸了进去,由树的口中不由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

听到了哥哥发出了呻吟,纱南的眼中闪过一丝窃喜,似乎这是哥哥对她劳动的最好表扬方式一般,这也让纱南更加的卖力起来。

小嘴不仅更加用力的吸着哥哥的睾丸,口中的小舌头也没有闲着,不断的挑逗着口中的蛋蛋,仿佛是在舔舐含在口中的美味棒棒糖一般。

「这样的按摩,哥哥喜欢吗?」纱南口中含着由树肥大的睾丸,脸上满是殷切的表情,其实答案她已经从哥哥的反应看了出来,但却还是想听到哥哥亲口说出。

「喜……喜欢……不要停下来,请继续下去!!」看到哥哥如此表现,纱南很满意的嗯了一声,然后就再一次吸允挑逗口中的睾丸,一会儿光顾左边,一会儿光顾右边,仿佛自己也沉浸在了这项活动之中乐此不疲。

但其累积的快感却让由树有些支撑不住了,终于,在享受了十几分钟妹妹的口舌服务之后,由树终于达到了自己的极限。

「啊,纱南,不行了,我要来了……啊!!」

话音未落,由树那被纱南纤细白嫩的小手缓缓揉搓的肉棒就瞬间膨胀,在剧烈了抖了三抖之后,一股股浓郁腥臭的精液就从硕大的龟头激射而出,直接打在了纱南洁白无瑕的额头之上。

「啊——」

忽然喷发的精液让还在吸允哥哥睾丸的纱南有些措手不及,显然还没有做好迎接这腥臭粘稠液体的准备。

但是由树此刻却不会管那么多了,第一股精液在纱南额头散开,这淫靡的景象仿佛触动了由树心中的某个开关一般,原本在妹妹面前只敢逆来顺受的他眼中闪过一到淫光,然后直接就握住了自己正在激射的肉棒,然后在纱南震惊的目光之中,用纱南的侧马尾裹住了龟头,然后一股股腥臭粘稠的精液就毫无保留的喷涌而出,全部粘在了纱南的头发上。

白色的黏着液体和乌黑的发丝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一个面容精致的极品美少女,此刻居然跪在一个肥硕肮脏的男人胯下,乌黑的发丝上还沾满了刚刚喷发的新鲜精液,这种强烈的视觉反差,任何一个人见到都会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含着!」由树的语气之中充满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完全不像往日的怯懦软弱。

而纱南此刻居然表现的十分顺从,毫不犹豫的含住了由树刚刚射完精的肉棒,细嫩的舌头不断的扫过龟头,一边清理着上面残留的精液,一边做着精后按摩,和之前那个在言语上吃不得半点亏的早木纱南判若两人!

可惜的是由树身上那股意外出现的威严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消散不见,他的目光中再一次出现了那标志性的怯懦。

看着纱南那和白浊精液混在一起的乌黑柔顺的头发,由树不有干咽了一口唾沫,似乎自己刚才情不自禁的做出了很过分的事情,如果惹怒了纱南的话……尤其自己的小弟弟现在还在纱南的口中,仔细想想由树不免有些脊背发凉。

「额,纱南,刚刚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在纱南清理完肉棒之后,由树赶紧将小弟弟收进了短裤里面,然后才强做欢笑的道歉,毕竟纱南在他的心中积威已久,刚刚作出那么过分的事情,真的有点担心纱南的报复呢。

「哼,哥哥将精液抹在纱南头发上的时候可是十分嚣张呢,怎么现在居然想起说抱歉了。」纱南轻哼了一声,虽然此刻是跪在地上仰视着由树,但是那气势却仿佛此刻由树正跪在她的面前一样。

对于这样诡异的情形,由树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连忙解释到:「不,我想上天发誓我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嚣张的意思,刚刚会那么做完全不是我的本意,就仿佛被什么东西附身一样,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就那样了,请你千万不要生气!」「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吗?也就是说,刚才那种举动完全是你下意识的行为,也就是说,哥哥你的潜意识其实是很想羞辱淫虐自己的美少女妹妹的吧?」「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听到纱南的话后,由树那平时走两步就喘气的肥胖身体居然仿佛克服了地心引力一般跳了起来,这种事情如果承认了那后果会有多么严重他想都不敢想,妹妹的可怕他心知肚明,谁知道又会想出什么怪主意来整他:「我的心里绝对不会有那样的想法,就算是潜意识之中也绝对不可能,我觉得我刚刚很有可能是被什么……」「其实,纱南很喜欢哥哥那样呢。」

「(⊙o ⊙)…」

由树正在飞快解释的嘴巴因为纱南这一句话直接停了下来,整个人也呆滞在了原地,良久之后才缓过神来:「额,纱南,你刚刚说什么?」「我说,很喜欢哥哥你那样呢。」由树挠了挠自己的耳朵,仍然有点不敢相信妹妹口中说出的话:「纱南,你说的是哪样?」「就是——纱南其实很喜欢被哥哥淫辱虐待,希望哥哥以后能够继续像刚才那样对待纱南,如果能够更过分一些那就更好了!」看着仍然以之前的姿势跪在自己粗短双腿前的靓丽美少女,由树刹那间有些难以接受事情的转变,可妹妹眼中那毫不掩饰的如同痴女一般的目光却让由树不得不相信这就是事实,难道他早木由树真的要翻身做主人了吗?

这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可以在任何时间以任何地点去和纱南做色情的事情,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只能被动的等待纱南的到来,这可是由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啊,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实现了!

「没想到,我那个被称为天才美少女的妹妹居然是一个喜欢被肮脏的胖子淫辱虐待的变态痴女,如果说出去的话恐怕会称为全市最热门的新闻吧。」由树俯视着跪在身前的纱南,开始逐渐适应两人之间新的身份。

「那么,就请哥哥,尽情的使用您淫乱的妹妹吧!」说完这句话,纱南就匍匐下了身子,低下了那平日里在人前总是仰着的高贵头颅,趴在了由树的脚下,然后就伸出了自己的小香舌,在由树在许久没有洗过的臭脚上划过。

那酸臭的气味纱南仿佛完全闻不到一般,脸上不仅没有半点厌恶,反而是充满了期待,而那附着在脚上的黑色污垢对于纱南而言却如同向往已久的美味佳肴一般,全部都被她卷进了自己的嘴里吞咽了下去,还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显得十分享受这样的举动。

纱南这样的举动最开始的时候还让由树吓了一跳,不过由树很快就习惯了过来,将自己肥胖的身体挤进椅子里,开始安心的享受着纱南的口舌侍奉。

此刻,纱南已经将由树的脚面齐齐的舔了一遍,然后就开始讲由树的脚趾一个个的含入口中吮吸,用自己粉嫩的灵巧的小舌头仔细的摩擦清理,就连脚趾缝之中堆积的污垢也全部卷入口中吞下。

一个无论是身材长相还是气质都属上佳的美少女此刻却趴在一个肮脏丑陋的胖子脚下,用小嘴为其清理臭脚,这一副反差极大的画面恐怕根本没有人可以想象的出来,但此刻却正发生在这小小的房间之中,作为男主角的早木由树心中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骄傲自豪。

「虽然我肮脏肥胖丑陋无能,但是却可以让这种被无数人仰慕的美少女跪在脚下,这就是被称为成就感的东西吗,还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啊。」「但是纱南会什么忽然又发生了这种变化呢?算了,想不通还是不要再想了,反正从那次流星雨之后,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变得不正常了,真的去想原因的话我寥寥无几的脑细胞恐怕都要被消耗殆尽了,总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赶紧抓紧时间享受总是不会有错的,天知道这种好日子能够过到多久。」就在由树脑海之中想着这些东西的同时,纱南已经将他的是个脚趾头全部吮吸的干干净净。

此刻他的十根脚趾上沾满了纱南的口水,就如同是在水中泡过一般。

被这样一个温顺美丽的少女趴在脚下舔舐,这种刺激就算是禁欲多年的高僧恐怕也无法抗拒,更何况早木由树本身就是一个色欲值极高的宅男,更是不可能忍受,此刻胯下那刚刚喷射过的小弟弟早就已经进入一级备战状态,坚硬的都有一些发疼了。

「纱南,我可以在你身上做任何事情对吗?」虽然早就已经得到了纱南随意淫辱的要求,但是想来怯弱的由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然,哥哥可以让纱南做任何事情,只要哥哥你愿意。」纱南点点头,语气十分肯定。

再一次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由树这才放下心:「既然如此,那就请你站起来,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吧。」「是。」

得到由树的吩咐之后,纱南根本没有半点反对或者犹豫,直接从站起身来,然后就反手然后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紧接着一双被白色蕾丝罩杯包裹着的乳房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纱南身材虽然纤细,但是乳房却丝毫不小,根据由树的目测足足有D 罩杯之大,结合到纱南如今的年纪,这已经是十分可怕的数据的,再过几年绝对会是一对摄人心魄的巨乳。

当然,即便是现在也足够让人痴迷了,这从由树逐渐急促的呼吸就可以看得出来。

虽然已经在纱南的小嘴之中喷发过不下十次,但是之前都是纱南占据主动地位,由树只能躺在床上被动接受,所以这其实还是第一次一览无余的看到纱南的两颗乳房,心情激动也在所难免。

伸出自己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的手,由树直接隔着白色的蕾丝胸罩按在了纱南的两坨丰满乳房之上,在摩挲了几下之后,就直接将那碍事的罩杯推了上去,然后两手就再无阻隔的抓住了纱南的乳房。

想到纱南尽情淫辱的要求,由树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二十选择释放自己全部的欲望,拥挤的揉搓着那一对柔软到不像话的乳房。

在由树手指的挤压下,白皙柔软的乳肉甚至从指缝之中溢出,不出片刻,由树就已经在那洁白的乳房上留下了道道红色印记,这来自身子最脆弱部位的疼痛虽然让纱南的眉头紧皱,口中也是忍不住发出了呻吟,但是纱南却并没有阻止由树继续,而且如果观察的够仔细的话,就可以看到在纱南的目光深处正有一团不断壮大的火热,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而纱南的粉嫩的乳头也在由树粗糙手掌的刺激下坚硬了起来。

在纱南的乳房上揉搓了一会儿之后,由树就转移了自己的阵地,虽然纱南的乳房触感完美,但是可惜的是由树对于乳房的兴趣并没有多大。

对于由树而言,女人身上最让他痴迷的部位绝对是美腿,修长纤细线条优美的长腿,再被光滑默认的丝袜包裹,那种美感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也可以说,拥有一双美腿的女人,对于由树来说绝对是拥有最强诱惑力的!

而纱南,虽然年纪还小,但却已经拥有了一双十分修长的美腿,由树曾经仔细观察过,纱南的美腿上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瑕疵,处处白皙如雪,仿佛世界上最完美的玉石一般。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纱南穿丝袜,或许是年龄的关系,纱南的腿上最多也就只穿过短到小腿一般的棉袜,虽然也很可爱,但是从诱惑力来讲显然是没有办法和丝袜相提并论的。

「纱南。」由树的双手一边沿着纱南光滑的背部向下滑,一边叫着怀中少女的名字。

「哥哥?」纱南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以后,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点,纱南的腿上,一定要穿着丝袜才对。」「嗯。」此刻,对于由树提出的要求,无论多么过分,纱南都一定回去遵从,更何况穿丝袜这种要求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纱南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而此时,由树的手也已经伸进了纱南的短裙之中,一只手在短裙下两条修长的玉腿上来回摩挲,体会着那圆润光滑的触感,耳另一只手却已经悄无声息的将纱南的内裤扒了下来。

由树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就在现在,他就要拿掉纱南最宝贵的第一次,同时也要和自己的第一次说拜拜,再过一会儿,那就再也不是广大处男队伍中的一员了。

顾不得去慢慢享受纱南的美腿,对于自己的第一次由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不知道那将会是怎么样的额一种感觉。

再一次坐在了椅子上,由树直接让纱南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以他的体型而言,这种姿势相对而言要轻松许多,毕竟以他的体力,真的趴在纱南的身上用胳膊撑着两百多斤的体重估计撑不了多久就没力气了,所以还不如让纱南骑在身上,托着只有几十斤重的纱南显然要轻松许多。

粗短的手指划过纱南的下体,由树开始不断的用中指在纱南的小穴上面抠挖摩擦。

「嗯……啊……」纱南显然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口中发生轻吟的同时,双手也抚上了由树的坚硬上下搓弄:「哥哥,快,给我……」听到纱南的邀请,由树再也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托起纱南的两条长腿,将纱南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而纱南也十分配合的用小手扶着由树的肉棒,不断的调整着肉棒的位置,将那赤红的龟头对准了自己蜜穴。

龟头顶在纱南的小穴口,感受着那从未感受过的柔软和湿润,由树直接松开了自己托着纱南的双手。

下一个瞬间,纱南就在地心引力的吸引下,直接坐了下来,将由树坚硬的肉棒全部吞进了那从未有人进入的紧窄小穴之中……???????? 【完】????????字节21731

百将录满v版

三国列传单机手机版正版

敢达决战下载

黄易派来的台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