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限尾行第四十八章隔墙操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3:01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第四十八章

隔墙操屄

王淑芬想要报复周嫣然,最好的方法是让邢伟彻底厌倦她。这个现在很难办

到,因为和古代的宫斗大戏不同,王淑芬彻彻底底的以邢伟为主,所作所为不能

违背邢伟的利益,也就是说故意做一件伤害邢伟的事情去陷害周嫣然是行不通的。

找人强奸她也不行,因为这种玷污性奴肉体的做法也伤害了邢伟的利益。

可是如果不这样,仅凭嚣张跋扈,王淑芬知道根本不足以扳倒周嫣然。随着

邢伟在X市的势力见长,他的性格也变得强势起来,即使周嫣然在公共场所干了

什么不太合适的事情也无伤大雅,只要不涉及他的底线就行,但真要是涉及底线

的事情,比如说杀人放火,周嫣然也没胆子去干。王淑芬把周嫣然看的很清楚,

狗仗人势肯定是有的,大奸大恶她还没那本事。

周嫣然现在是春风得意,虽然其他女奴都不待见她,但那又怎么样呢?主人

喜欢就行!等搭上了唐倩这条线地位就更加牢不可破了,还何必去在乎其他女人

的想法。

周嫣然给自己雇了个提包小妹,上次看到古丽娜尔身边跟了个韩梅梅她就上

了心,现在她自认为已经有这个资格了,便找了个又矮又黑又丑的小跟班,专门

负责伺候自己的生活。

这两天邢伟都在Amanda那里拍片子剪片子,周嫣然闲得无聊便带着提

包小妹逛街购物。各种奢侈品大包小包的爆买很能满足周嫣然炫耀的心理,几万

十几万的包她买起来连眼都不眨一下,走在街上路人的羡慕的眼光也让她十分受

用。

逛了一下午,周嫣然也有些累了。刚才有几个条件不错的男人主动上来找她

搭讪都被她婉言拒绝,她并不想和这些男人发生什么,但她很享受被人仰慕被人

追求的这种快乐。

看着满头大汗步履蹒跚跟着自己的小妹,周嫣然鄙视的哼了一声。这个小妹

是她精心挑选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只有这样的绿叶才能最好的衬托出我这样的

娇花。」无论是身材颜值气质周嫣然都能从这个小妹身上获得想要的优越感。

「一会儿我要去吃寿司!你先把东西load到车上,然后过来寿司店找我!」

周嫣然颐指气使鼻孔朝天的伸出白葱般的手指,指了指停车场的方向,看到小妹

一脸迷惑的样子,她嫌弃地补充了一句,「load就是装车的意思,就是让你

把东西放到车上再来找我!真是土包子,连英语都不懂!」

提包小妹憨厚的一笑,「那俺就先过去了。」

周嫣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提醒了一句,「我一会儿去的寿司店可是个高档的

地方,你穿的这么土在门外等着我就行,别进去给我丢人。」

经过这些天提包小妹对这种歧视的话都已经免疫了,既然拿人的钱,受点气

她也觉得没啥。

周嫣然潇洒的甩了甩头发,戴上墨镜,不经意的打量了下周围人的目光,扭

着细腰往寿司店走去。

过马路的时候,周嫣然停下打量了一下两边的车流,旁边有个妈妈带了个小

男孩,小男孩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眼神里充满了仰慕,周嫣然心里颇为得意,

冲小男孩笑了笑。

「大姐姐,你可真漂亮!」小男孩看到周嫣然对他笑,忍不住赞美道。

周嫣然正想说句谢谢,街角突然拐出一辆面包车,飞一般的开到周嫣然旁边

停下,门拉开的瞬间就有两个彪形大汉跳了出来,抓住周嫣然就往车里拽!

「你们!」周嫣然刚刚想要呼救,嘴便被捂住。纤细的身材完全没有做出任

何实际的抵抗,便被拖进了车里!

车门「呯」的关上,面包车迅速逃离了现场。

因为周嫣然本来就在路边,整个过程最多六七秒钟。等到周围人反应过来的

时候,面包车已经逃之夭夭。

「啊!!!漂亮姐姐被抓走啦!!」小男孩瞪大着眼睛,发出刺耳的尖叫。

……

周嫣然刚上车便被套上了黑色的头套,嘴也被堵上了。她心里非常的害怕,

虽然邢伟现在在X市势力很大,但保不准得罪了什么人来找她下手。她只是个弱

女子根本没有什么反抗余地的。唯一让她有些心安的是,邢伟现在已经有了起死

回生的能力,就算她被杀死,只要不是被分尸,邢伟都能把她救回来。

当然,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愿意去死。周嫣然从小养尊处优,上次被王淑芬囚

禁的时候吃的苦头现在还记忆犹新,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她可不想重温下被

虐待的痛苦。

不过她现在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这些人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周嫣然

想到可以通过绫濑幸子联系邢伟,便赶紧在心里呼唤幸子。

「什么事?」幸子对她也没什么好感,不耐烦的问道。

「我现在……」周嫣然刚想求救,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被强奸失节,邢伟未必

能原谅自己,到了嘴边的话硬是被她咽了下去。

「怎么?」幸子等了几秒发现没有下文,便追问道。

「没事,我就是想着回头跟姐姐一起伺候主人。」周嫣然话锋一转,硬是把

话头转了回来。

「算了,我哪敢跟您一起啊,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幸子一般都是和

丽子一起伺候邢伟,对别的女人戒心很重。周嫣然虽然是她的钥匙,但她性格不

讨喜得志就猖狂幸子对她的印象实在不怎么样。

周嫣然想明白这件事之后心里非常的紧张,幸子说什么她根本就没听进去。

「主人有帮我恢复的能力,所以只要不失身,什么条件都可以接受。我卡里

也有不少钱,把钱全部给他们,说不定他们就会放了我。」周嫣然卡里还有几百

万,都是邢伟给她的零花钱。

「虽然那些庸脂俗粉不能跟我比,但也不乏有些出色的,只希望这些绑匪就

是求财,千万别劫色。」周嫣然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长得这么漂亮,今天出门还

精心打扮了一番,真是招贼啊!

可惜她这会儿就是想要求救也不行,嘴被堵的死死的。周嫣然准备等会儿找

机会就逃,实在逃不掉就交钱买命,实在买不了命就誓死不从,反正不能没了清

白身。

如果真被强奸了……周嫣然觉得邢伟肯定来不及救自己,所以这个假设她不

愿意细想。

车开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停了下来,周嫣然的头罩仍然没有被摘下,被人抓着

手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停了下来。周嫣然被按在了一个座位上,胳膊被反绑在

了椅背上,然后才摘下了头罩。

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一盏非常耀眼的灯。周嫣然知道自己被绑架了,却一

点有助于定位的信息都找不到,这让她心里很慌张,也有些后悔没有第一时间求

救。或许当时邢伟还能立刻通过公安局定位那辆车,现在恐怕已经有些晚了。

周嫣然感觉自己面前的黑暗中好像有人,便大着胆子说:「诸位好汉,小女

子身无长物,有一点小钱,如果好汉不嫌弃可以全部拿走,只求好汉不要伤害小

女子。」

「听说你有个有钱的男朋友?」黑暗中的声音很沙哑,周嫣然竟然有些无法

确定说话的到底是男是女。

「不是,您抓错人了!我就是个小三,他的正牌女朋友叫张媛!」周嫣然虽

然没有说谎,却颇有些祸水东引的味道。虽然张圆圆才是邢伟的正牌女朋友,但

这段时间明显在她身上花的时间更多一些。对方似乎是冲钱来的,这让她心里稍

安。

黑暗里的人沉默了很久,周嫣然心里非常的害怕,这种未知的恐惧最折磨人,

她又是个心理脆弱的女人,对方还没有折磨她,她就已经有些顶不住了。

「钱呢?」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黑暗里终于又传来声音。

手提包早就被抢走,周嫣然知道对方问的是银行卡的密码,按理说作为自己

唯一的筹码总是应该讨价还价一番,不过周嫣然没这么胆子,对方连桌子都没有

拍,她就老老实实的全招了。

「能不能放我走?只要你们放了我,我还可以给你两倍的钱。」周嫣然下定

决心,只要自己重获自由立刻雇几个保镖贴身保护自己,绝不再给别人可乘之机,

所以现在许诺多少钱都无所谓,反正也不会真给。

「可以。」周嫣然心里刚刚升起一阵狂喜,对方马上就浇灭了她的热情「不

过为了防止你出尔反尔,我必须拍一些你的裸照。如果你到时候不给钱,我就发

到网上去。」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会给钱的!不要拍我的裸照!!」周嫣然立

刻像是被蜜蜂蛰了一样,拼命挣扎起来。

「那可由不得你了。」冷酷的声音再次传来,周嫣然感觉背后有个强有力的

手按住自己的肩膀,手腕刚刚被解开,人就立刻从椅子上被扯了下来。周嫣然一

边痛哭一边拼命挣扎,可惜对方又来了一个帮手,周嫣然无助的被拖入黑暗中,

衣服裤子都被扯烂,她最喜欢的那块大墨镜被甩到地上踩得粉碎。

「不要啊!救命!!」周嫣然刚喊了两声,屋子里的灯突然亮了。

令她万分惊讶的是,撕掉她衣服的居然是两个强壮的女人!

「为什么会是女人!?」周嫣然心里稍安的同时也极度不解。

屋子里的第三个女人手里拿着相机拍照,被脱了个精光的周嫣然试图捂住自

己的关键部位,可惜手脚都被另外两个女人强行掰开,露出粉嫩的小肉穴和不算

太茂密的黑色耻毛。

照了几张之后,摄影师觉得这样的效果不好,便示意周嫣然自己摆姿势。周

嫣然当然不从,旁边的壮妇从腰间取出一条鞭子,没等她反应过来便啪的一下抽

在了女孩白皙的大腿上!

「啊!!」周嫣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经过这段时间的生活,周嫣然心里也有了一些小骄

傲,如今鞭子加身,她心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要报复!

「手拿开!」另外一个女人沙哑的命令道。

周嫣然稍微一迟疑,鞭子又甩在了她的小臂上。

「啪!」鲜红的鞭痕立刻击溃了周嫣然为数不多的抵抗心里,她飞速的将手

拿开,露出里边白皙的肉馒头和粉红色的乳头。

「腿张开!」女人继续命令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周嫣然流着委屈的眼泪摆好了姿势,却被健妇抓住

头发狠狠的左右扇了两个耳光!

「你这个贱货!不许哭!听见没有!」周嫣然乌黑柔顺的头发被粗鲁的撕扯,

揪心的疼痛让她失去了最后一丝侥幸心理,在被扇耳光的时候,她立刻联系了幸

子告知自己的现状。

「是这样啊……」幸子听了也很着急「那我应该联系主人还是联系王院长呢?」

「王院长?你还能联系到王院长?」周嫣然很少和幸子交流,倒是不知道这

个。

「可以啊,我和姐姐是一个故事里的人物,互相可以沟通。姐姐可以联系到

王院长啊!」幸子给她解释道。

周嫣然已经被打的鼻涕横流,脸上都是巴掌印,胳膊腿上也被鞭子抽的厉害。

负责摄影的人似乎对这两个健妇施暴很不满,提出要给她补补妆再继续拍摄。

周嫣然被架着胳膊拖到了一个浴缸边,其中一个壮妇用喷头肆无忌惮的在她

身上冲刷,温热的水刺激到伤口,疼得她直吸冷气。

「那还是联系王院长吧……」周嫣然心里还有最后一点侥幸,希望这件事情

不要让邢伟知道。她作为女奴肯定是不能对主人撒谎,可是只要邢伟不问,她也

可以不说。再说艳照的事情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邢伟上次表现的毫不在意,

这次就算被拆穿或许也问题不大,但受宠的地位肯定是不保了。王淑芬或许会告

诉邢伟,或许不会,周嫣然只能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希望王淑芬能够替自己守口

如瓶。

补好了妆,周嫣然再次被命令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掰开小屄自慰,揉奶,

拿着假阴茎口交等等。吃到苦头的周嫣然当然不敢违抗,人家说什么就做什么,

乖的跟个兔宝宝一样。

好在幸子很快传来消息,王校长已经联系了警方努力搜寻她的下落,而主人

暂时还不知道。

拍完照片,周嫣然心里已经把这三个女人骂了祖宗十八代,她现在满脑子想

到都是警察冲进来把这三个贱女人抓住然后用皮鞭好好的教训她们!相机什么的

也要立刻毁掉,绝不能留下任何证据!

正胡思乱想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周嫣然眼前一亮,难道是警察来救她了?

摄影的女人毫无防备的将门打开,进来的却又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人。看

她们互相熟悉的样子周嫣然也知道这不是救兵,失落之余也有些埋怨王淑芬。

「校长肯定是故意拖延,等她来了这帮人都跑掉了,相片也要不回来了!」

周嫣然心里连王淑芬都恨上了。她并不知道羞辱陈蔷的事情已经被王淑芬知道了,

所以压根没想到王淑芬会对她怀恨在心。陈蔷被吓破胆后只会乖乖的学狗叫,除

非邢伟特许根本不会说人话,周嫣然就是因为知道她无法告密才肆无忌惮的玩弄

她,至于唐倩,她根本不担心。

进门的女人也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到周嫣然便直接快步走过来,捏住

女孩的下巴便是一巴掌。

「密码是错的!」健妇一边痛打她一边愤怒的说。

「不可能!!」周嫣然这下慌了,如果绑匪提不出钱来的话,那自己就真的

凶多吉少了。虽然现在看上去绑匪都是女人,但谁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卖到窑子里

去被千人骑万人跨。

恼羞成怒的女绑匪们把周嫣然暴打了一顿之后,果然提出把她卖掉窑子去这

个她最怕的事情。周嫣然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抱住其中一个健妇的大腿拼命求

饶,鼻涕眼泪擦的到处都是。

三个人再次将她捆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疏忽还是别的原因没有给她戴头罩,

周嫣然跌跌撞撞的跟着她们出了门,被塞进车子之前眼睛余光瞥到了这里的门牌

号。

这个细节再次让周嫣然心里燃起了希望之火,她突然灵光一闪想明白了为什

么拍裸照的这些人都是女的,肯定是因为对方早就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多半是

个什么大人物,为了不让自己被买走前被玩坏才招的女人来管理。这样的话也许

自己还有救,X市的大人物肯定知道邢伟,到时候就把名字一报,然后拍拍屁股

走人。就算退一万步讲,这个人不认识邢伟,总得认识冯日出张德文吧,这些人

虽然和周嫣然没什么交情但女孩并不介意拉虎皮扯大旗。

这样的话似乎就没有必要去欠王淑芬人情,周嫣然心里不由得大悔,觉得自

己太冲动,现在补救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说干就干,周嫣然立刻联系了幸子,告诉她是个误会自己已经没事不需要麻

烦王校长了。在幸子告诉她王淑芬已经报警寻找自己后,周嫣然表示自己不需要

帮助,如果真的被警察找上门来她也绝对不会领情。

「真是个过河拆桥的婊子啊!」幸子跟姐姐说道。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周嫣然心里大定。她蔑视的看了看刚才欺负她的几个

女人,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把她们捆住用鞭子抽啊抽。

「小妮子还敢瞪我!」其中一个注意到顿时大怒,狠狠的抓住周嫣然的乳头

拧了起来。

「啊!!不要!不要!不要!」周嫣然疼得大叫,另外两个壮妇也都得意的

笑了起来。

「等会儿见到大人物有你们好受的!」周嫣然不敢在这么明目张胆的显出敌

意,心里却仍然咒骂个不停。

二十分钟后。

「这就是你造的厕所?」邢伟被王淑芬领进了一间厕所,里边有很多不同的

隔间,他饶有兴致的选了一个进去,却发现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不错,你看旁边的墙上。」王淑芬给邢伟指了指墙上,上面有个女人手臂

粗细的洞。洞的另一边黑洞洞的,邢伟凑上去看了看,对面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玩法主要就是神秘感。主人平时干的女人也不少,可是我敢说肯定没

有干过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美女。」见邢伟面露疑惑之色,王淑芬解释道。她不

满的看了看旁边的陈蔷,这个工作本来是陈蔷负责,可惜女孩还没有完全走出阴

影,干什么事情反应都很慢,王淑芬只好亲自上阵。

「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怎么知道是美女?」邢伟觉得这个玩法很有创意。

「对面的女人都是经过小蔷精心挑选的,我也把了关,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美

女。」王淑芬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为了保证神秘感……」王淑芬递给邢伟一个铃铛。「说话会降低乐趣,所

以您可以用铃铛为号。响一声是口交,两声是性交,三声就是要换人。对面的女

孩都受过训练,保证能让您满意。」

「有意思,那我要是想尿到她嘴里呢?」邢伟又问。

「按理说她们是不愿意喝尿的,不过主人有特权,这点小事不在话下,不管

主人想尿到她们的嘴里还是屄里都可以,大不了到时候多给点钱。」王淑芬解释

道。

「也就是说都是鸡喽?会不会不干净?」邢伟皱了皱眉。

「不是鸡,都是有工作的正经女孩。因为缺外快才来这里兼职的。主人金枝

玉叶,肯定不能给您找二手货,都是第一次干的干净女孩,怕出来卖被熟人认出

来才了这儿的。隔着墙谁也认不出谁,就算是亲爹也看不出来,玩完出门谁也不

认识谁。」王淑芬怕邢伟心里有疙瘩赶紧解释道。

「对了,主人要是想享受口交的话,我建议不要让鸡巴太大,这里的妹子都

不够专业,鸡巴小一点方便她们含住。」王淑芬友情提示道。

邢伟跃跃欲试的掏出鸡巴,控制勃起到十三厘米左右才伸进了左边的那个洞

里,然后摇了一下铃铛。

看主人开始试玩,王淑芬和陈蔷都识相的离开了房间。

果然,邢伟感觉到鸡巴被一个湿润的嘴巴包裹,小巧的舌头在龟头上滚来滚

去,确实很有新鲜感。

他面前是白色的木墙,根本看不到也摸不到对面的女孩,只知道是个美女,

而自己的鸡巴正插在这个美女的嘴里,这么玩确实很有心意,邢伟忍不住去猜对

面女孩的长相。正是因为看不到所以才更容易浮想联翩。

「说不定这女孩长得像大桥未久呢!」邢伟忍不住想象大桥未久含住自己鸡

巴的样子,更硬了一些。

周嫣然被带进了一间只有女孩的屋子,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女孩们坐成一

排玩着手机,门口的一个肥胖的女人给她讲这里的规矩。

「还真是被卖到妓院了!?」意识到自己猜错的周嫣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

耳朵和眼睛!这可怎么办?自己已经拒绝了王淑芬,难道还要再低三下四的去求

她?问题是现在已经深陷淫窟,就算她来救自己也来不及了吧!

不过这已经是她能想到脱困的唯一方法了,周嫣然在心中疯狂的呼叫幸子,

却发现幸子没有什么回应。

肥胖的女人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立刻用手里的书扇了上去。

「听到了没有!你的任务就是吧男人伺候好!听到一下铃铛就吹喇叭,两下

就撅屁股夹着鸡巴自己动!三下就换人!谁要是发出声音就算违约,十倍赔偿金!

赔不出来就不要走了!下半辈子就在这里卖逼吧!」

周嫣然心急如焚的联系着绫濑幸子,等幸子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她激动

的都要哭了。

「又有什么事情,周大小姐?」幸子没好气的说。

「幸子,幸子!我被抓到妓院了!快通知王院长和主人!快让她们来救我!」

周嫣然焦急的说。

「别扯淡了,你刚才还说是个误会,莫不是又来消遣我!」幸子说。

「我的好姐姐!我可没骗你!我要被强奸了!要是主人知道我被强奸你袖手

旁观,小心他收拾你!」周嫣然现在也是急火上头,顾不得说话的态度了。

「噗嗤!收拾我,我怕是收拾你吧!」幸子不屑的冷笑。

「我被强奸了你也落不下好处!算是我求你好不好!你帮我这一次我欠你个

大人情!」周嫣然为了说服幸子不得不威逼利诱起来。

「你以为王院长像你那么白痴,你说不救就不救了?她刚才根本没有让警察

停止搜救!你再坚持一会儿,估计警察就找上门了!」幸子的话让周嫣然心花怒

放,她刚才还在懊悔自己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就拒绝王淑芬的帮助,没想到王院长

居然不计前嫌下死命来帮,周嫣然心里大定。

「姐姐帮我谢谢王院长,我刚才过来的时候注意到这里在XX街附近,您快

让警察过来找我!」说话间有人进屋,扫了一圈之后指了指周嫣然。

没等她挣扎,两个健妇就把她按住,把嘴用胶布封住然后拖了出去。

「不是说自愿么……为什么会偏偏要强迫我?」周嫣然心里满满的不解,可

惜嘴里也问不出话。

「这个女人不听话,上面专门交代的,第一次大家就辛苦点!」其中一个领

头人的话让她明白为什么会得到区别待遇,心里不由得一阵绝望。现在只能希望

王淑芬那边快一点,赶紧救自己脱离苦海。

周嫣然被拖进了一个非常昏暗的房间,她看到一面墙上有个大洞,洞里射过

强光,可以想象那边肯定是灯火通明的。而洞里居然伸过来一根男人的鸡巴!令

周嫣然不敢置信的是,居然有个漂亮的女孩正在上下舔弄这根鸡巴,神情十分专

注的样子。

几个人配合默契的把周嫣然衣服脱掉,面朝下绑到一辆有滑轮的小车上,屁

股羞人的向上撅着,这个狗交姿势周嫣然当然很熟悉,邢伟干她的时候没少用到。

「快来啊!你们快来啊!」周嫣然惊怒交加,却无法反抗三个强壮的女人,

只能任由她们摆布。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那个正在口交的女孩只是疑

惑的看了她们一眼就转头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鸡巴上了。

「叮铃,叮铃。」另一边传来两次铃声,正在吃鸡巴的女孩马上停止了动作

起身腾出了空间。

其中一个健妇拿出一管润滑液均匀的抹在了周嫣然的阴部,手指还不安分的

扣了扣。周嫣然浑身一震,心里忍不住腾起一阵恶心。

「叮铃叮铃」墙的另外一边又响起了铃声,男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健妇将载着周嫣然的小车推到墙边,周嫣然的屁股缝正好对准了墙上孔洞的

位置。

「唔唔!!」周嫣然拼命的挣扎,却叫不出一点声音。她万万没想到居然要

以这样的姿势被人强奸!哪怕是个一般嫖客,她也能试试报出大人物的名头吓吓

对方,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连对方是谁都看不到,就算事

后想要报复都找不到人。

墙的另外一边,邢伟等的无聊,就将鸡巴抽了出来,准备提上裤子出去找陈

蔷泻火,没想到抽出的一瞬间,看到一个诱人的小屄靠在了洞上。

「这个屄这么漂亮,人肯定长得不错!」邢伟隐约觉得这个屄有些眼熟,也

没多想便将鸡巴插了进去。

「呜呼……你别说还挺紧的。」邢伟被夹的很爽,一边肏一边细细的体会着

女孩的下体。

「这个屄有点像周嫣然啊……」他突然想到为什么这个屄看着有些眼熟,不

过这也很正常,屄又不是脸长得像没什么好奇怪的。

「也不知道这个女孩跟周嫣然谁长得好看。」邢伟忍不住想。他并没有怀疑

这个女孩是周嫣然,刚才给他口交的时候他就确定这女孩是个新手,肯定是个不

认识的女孩。

另一边,周嫣然悔恨的眼泪在黑暗中大颗大颗的滴下,男人的鸡巴虽然不长,

却像一把利刃插进了女孩最柔软的心脏。每次抽插都引起她强烈的背叛主人的负

罪感,她恨自己为什么自作聪明,恨王淑芬救援不力说好了救自己却迟迟不到,

恨这几个贱女人,居然把高贵的她像个没感情的肉玩具一样捆着任由男人轻薄。

她恨的牙痒,悔的心痛,却只能绝望的发出呜呜声。

两个健妇推着小车前前后后的摇动,周嫣然的屁股也将那根伸过来的鸡巴反

反复复的吞下吐出,因为抹了润滑抽插根本毫不费力。既然失身已成定局周嫣然

只能闭上眼睛祈祷这个过程快点结束。

邢伟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快感,这样隔着墙操屄也让他非常新鲜和刺激,很

快就来了一次高潮,浓精隔着墙射进了对面女孩的肉屄里,邢伟这才恋恋不舍的

拔出鸡巴。

刚才那个女孩赶紧上前接过周嫣然的活含住软下来的鸡巴舔舐清洁起来。周

嫣然像是被抽了魂一样瘫软在小车上,任由别人把她摆成大字。女人的紧绷的肉

屄将精液夹的紧紧的,一个健妇用手将阴道口分开才慢慢流出。

「啪!」不知道谁又拿出了相机,闪光灯让黑暗的屋子亮了一秒钟,周嫣然

眼角挂着泪花,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我被玷污了……被其他男人内射了……我好恶心……」她心里反复提醒自

己。

邢伟清理干净鸡巴后心满意足的将尿液射进对面女孩的鸡巴。听到女孩意外

的惊呼声,他不由得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

提上裤子,邢伟出门找到陈蔷和王淑芬,满意的夸奖了一番之后,表达了他

想见见这个女孩的意愿。

「主人,我觉得还是不见为好。」王淑芬摇了摇头。

「我听说古代大富人家都有暖床丫头,专门负责给主人上床前暖好被窝。主

人从来不见那些暖床丫头的面,因为这样就会失去神秘感。您想想上床的时候被

窝里有少女的体温,那是多美好的事情。如果见到了真人,就会觉得被窝刚才被

某某睡过,马上就没有了想象的空间。想象的才是最完美的,不是都说偷不如偷

不着么。」王淑芬说的很有道理,想到刚才干了个美女,邢伟这会儿心里确实痒

痒的。可是如果见到真人,发现也不过如此,还不如身边的女人,那肯定会非常

失望。

这话有理,邢伟只好压抑住好奇心,在王淑芬的安排下坐车离开。

「现在,到了我表演的时间。」看到邢伟离去,王淑芬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

的无影无踪,恨恨的盯着另外一边的房间。

周嫣然穿好衣服后被带回刚才等待的房间,女孩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坐在一

群女孩中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这人怎么回事?」有女孩好奇的问。

「没事,就是个想不通的新人,被男人日了就要死要活的样子。」旁边负责

安全的健妇不屑的说。

这样的事情几乎在每个妓院都会发生,女孩们早就见怪不怪。既然没什么大

事,大家就继续各自忙各自的。

终于,门口进来了一个周嫣然久违了的身影。

「干妈!!!」她不顾女保安的阻止强行冲到王淑芬面前,抱住她的大腿嚎

啕大哭起来。

王淑芬安慰了安慰她,跟旁边的女人说道:「就是这个,我带走了。」

「干妈!!我要把她们都抓起来!她们逼良为娼!把她们抓起来啊!」救星

来了,周嫣然被压迫的委屈也彻底爆发,竭嘶底里的喊道。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王淑芬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周嫣然的话。

对面的女人当着王淑芬的面打了个电话,确认她的身份之后便同意放周嫣然离去。

看到这个情景,周嫣然稍稍有些明白,看来这里的背景也不简单,即便王淑

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处置她们。「X市里还有干妈也不敢惹的人?」她忍不住想

到。

看到王淑芬转身离去,周嫣然顾不得思考赶紧跟上。上了车王淑芬脸色铁青

的看了看周嫣然胳膊上的伤,随手给她治好。

「干妈……我让人欺负了……我对不起主人……我不干净了……」周嫣然哭

哭啼啼的跟王淑芬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整个过程王淑芬都一言不发,讲完后

王淑芬沉吟了一会儿问道「也就是说你不仅被男人搞了,还被拍了裸照?」

「是……」周嫣然黯然的回答,随后又露出惊恐的表情,「干妈这裸照可一

定得找回来啊!要是主人知道了,我……」

「你不告诉他,我不告诉他,他为什么会知道?」王淑芬冷静的说。

「干妈……你……」周嫣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实这个想法已经在

她脑海里盘旋了很久,唯一的问题就是王淑芬。没想到王淑芬主动提出帮她隐瞒,

让她心里又感激又惭愧。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王淑芬安慰她,「你以前就拍过裸照,

主人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主人也不是个在乎处女的性格。我就不说,优优还有新

来的这个叫什么倩的不也不是处女么,只要心里有主人就行,这些都是小事。」

「可是,我吃了这么大的亏,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周嫣然把那两个健妇

的样子记得清清楚楚,本以为可以快意报复,没想到却拿人家没办法,这让她很

难接受。

「闹大了主人就知道了,你确定为了报仇要把事情闹大?」王淑芬的话击中

了周嫣然心里最害怕的地方,女孩立刻收声。

「呜……呜……」身体上的伤好了,心理的伤还在。周嫣然捂着脸泣不成声,

虽然王淑芬说的对,但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上次自拍裸照的时候还不是女奴,

而且顶多是掰屄照,哪像这次还有内射照。周嫣然现在只能希望王淑芬有办法把

照片弄回来,不要散播出去也不要让主人看到。

回到家,周嫣然一个人进了浴室,拉上窗帘放了满满的一缸水,修长的身体

在被治疗之后恢复了洁白无瑕,可是想到自己被绑在车上强暴的痛苦,周嫣然躺

在水里轻声的抽泣着。

拿起喷头,周嫣然恨不得把所有的沐浴液都挤在阴部,用力的冲刷,好像这

样就能把男人留在自己体内那恶心的东西除掉。刷的太用力,不小心刮烂了一点

皮,一滴鲜血滴在池子里,显得格外醒目。

「哇!」周嫣然放声大哭,在宁静的夜里显得更为响亮。没有人知道,在这

里有一个受了伤的女孩,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夜,仍然是静悄悄的,周嫣然的泪水落进浴缸,便再也找不到了。

沧海

修仙世界

新水浒破解版

武动六界华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