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企红利能否更多地惠及全民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5:49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财政部日前发布数据显示,全国国有企业2010年实现利润19870.6亿元,同比增长37.9%,其中化工、电力、有色、交通等行业利润增长超过1倍,国企利润非常可观。根据规定,部分央企须上缴利润5%—10%的红利, 2010年约为440亿元。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说,“上缴收益占国有企业利润比重过低,与其良好的盈利状况和占有巨大公共资源的背景不适应。”(2月21日《人民日报》)

国企利润非常可观。同时,国务院决定,从2011年起,对央企(两家粮棉储备的央企除外)统一提高国有资本收益收缴比例,并扩大征缴企业范围。政策一出,围绕国企红利的话题再度升温。企业目前的缴税比例是高了还是低了?怎样让这份“红利”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国企分红何时能让公众真实受益?

万亿的国企利润,只拿出区区440亿元上缴国家,这样的超低分红比例,简直让人无法区别国企与民企在产权方面究竟有何不同。国企究竟是谁的国企?站在全民股东的角度看,是看不出和自己有任何关系的,因为这些年来,公众并未拿到过或享受过国企分红哪怕一分钱的真金白银。国企上缴红利不仅是比例超低,而且几乎全部都是“取之国企,用之国企”;现实的情况是,国企分红非但未能纳入公共财政,反而经常要从公共财政继续拿钱补贴国企!

举例而言,2008年、2009年国企上缴红利分别为547.8亿元、873.6亿元,绝大部分用在了国企产业结构调整、技术创新、重组补助等方面,调入公共财政预算,用于社会保障等民生方面的支出只有区区10亿元,就算是这10亿元,其实也仅仅具有形式意义。2008年,国家财政光是给石化双雄发的补贴分别就有503亿元和169.1亿元,已远超当年所有国企上缴给国家的全部红利。

如国资委原掌门人李荣融所言:“任何出资人、任何股东,都需要回报,这是常识。”可到了国企身上,偏偏就出了“傻子”,全民股东多少年来都是“只投资不受益”,而且“一年到头为垄断国企打工”,忍受着垄断国企左手要涨价右手要补贴,贡献出全球最赚钱的银行、全球最赚钱的电信公司、全亚洲最大的石化企业,贡献出动辄高达2万亿的国企巨额利润。可结果作为回报呢,即便是纯粹名义上,两年也方才区区10亿。

毋庸讳言,国企上缴红利的比例和范围都应该大幅提高。按惯例,上市公司股东分红比例为税后可分配利润30%到40%之间,国有资本向国家上缴盈利普遍高于这个水平。相比之下,当下国企低者5%左右、最高不过15%的红利上缴比例实在太低,而且上缴范围只限于一百多家非金融类中央企业,金融类国企以及各部委直辖的5000多家国企,迟迟未能纳入上缴范围。退一步讲,即便提高红利上缴比例、扩大红利上缴范围阻力太大,那么至少,这些少得可怜的红利也不能再继续“取之国企。用之国企”。

本质意义上,国企上缴红利不能纳入公共财政让国民分享,就根本不是什么国企分红,而充其量只是国企内部的资金调节而已。所以,在国企分红比例仍旧很低的情况下,必须全部纳入公共财政预算,用于提供公共产品、满足公共需要。事实上这样的做法,早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国际惯例。美国、法国、德国、英国等国家的国企红利均通过财政预算体系上交国库,其中很多更是对公有资产的收益进行直接分红,比如美国阿拉斯加州政府利用该州的石油资源收入,从1982年起坚持每年给每个公民分红。

国企分红关键要能让公众拿到手中,要能让公众看到真金白银,这是最起码也最迫切的要求;否则,国企的神马分红终究只能是浮云一片。(央视网/舒圣祥)

医护美容

郑州定做职业装

老河口定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