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狍子趣话之人狍情缘

发布时间:2020-11-22 12:59:07 阅读: 来源:液罐车厂家

  猎狍子是北大荒人的习俗。猎狍子的秘决全在哨子上。一只桦皮做的哨子,能模仿出狍子的种种叫声,引诱它们进入预定的区域。

  猎狍子也有一定的规矩:不能用火枪,只能用套子套;不能猎狍子崽儿,但猎到的狍子尽是老弱病残也不行;抛出的套儿要有准儿,抛出了空套儿,或者一只狍子用了许多套儿都不光彩。

  记得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我亲眼见过家乡人猎狍子的情景。自从用上枪枝,猎狍子的活动就渐渐少了,大部分年轻人都没有参加过猎狍子。听说家乡人要猎狍子了,顿时成了年轻人乐此不疲的新鲜事了儿。

  猎狍子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屯子里有足够多的优秀猎手,二是有一个叫得响的首领,三是掌握一大群狍子的行踪。三爷早已看准了一群狍子,这群狍子有五六十只,个个膘肥体壮,由一头机警强壮的公狍领着。三爷早已哄出猎狗四面围攻它们,让它们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只待猎狍子的活动开始,就将它们围而歼之。

  期待已久的猎狍子的活动终于开始了,家乡人兵分四路,其中三路带着狗,拉开距离吹响哨子,呐喊着驱赶狍子群朝一个方向跑。另一路人带着绳套,埋伏在河滩附近,然后狍群被赶到开阔的河滩,就等套狍子了。

  家乡人最了解狍子的生活习性了,他们故意将狍子群撵向灌木丛。狍子被赶进灌木丛时被枝条缠住,便行动不能自如,有角的公狍子甚至树枝挂着狍角,这样就可以抓活的了。

  三爷是久经沙场的猎狍子高手,他有条不紊地用哨子控制着猪手们前进的速度,既不让狍子群突围,也不让狍子群散开乱跑,其目的就是让狍子群按照他的意图进入灌木丛,就等生擒活捉了。三爷的哨子能与狍子群交流对话,一会儿给它们稳定的信息,一会儿又让它们紧张起来。猎手与狍子的一举一动,全在三爷的哨子指挥之下。

  突然,一个猎手大叫:“不好,狍子全跑啦!”猎手们一看,真的大事不好,狍子群并没有被树枝缠住,而是一个接一个地顺着灌木丛的缝隙逃跑了,瞬间没了踪影,三爷也大吃一惊:“猎了一辈子狍子,从来没有失算过,今天是怎么啦?”猎手们一齐冲到近前,几乎同时啊地一声。他们看到灌木丛中有一条细细的小道,狍子群就是从这条小道逃跑的。原来,这群狍子早有了准备,在这一带的灌木丛中踩出了小道,以备危险时逃脱之用。小道弯弯曲曲,灌木的枝条扫着猎人的脸,想跑快是不可能的,但猎狗却可以跑在人们的前面,三爷只好使出杀手锏:“放狗!”

  追了一会儿,只听前面的猎狗汪汪乱叫。奔到跟前,三爷与猎手们又大吃一惊,一只体形巨大的公狍子长角别在灌木丛的枝条上,身体横在小道上,四蹄乱蹬乱踢,将小道封得死死的,就是狗也休想钻过去,只能冲着公狍子乱叫。三爷的脸都气白了,马上用哨声通知另外两路的合围猎手:立即散开包围圈,不要让狍子群突围。

  那只公狍子依然在乱蹬乱踢,气得二愣子骂道:“妈的,是你厉害,还是我的刀厉害!”说着,对准公狍子的脖子就是一刀。随着尖刀的拔出,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喷了二愣子一脸血。他顾不得这些,袖子一抹,说了声:“你给我让开吧!”便将那只公狍子拉倒在地,人和狗一个接一个地追杀过去。

  刚刚跑了小半里路,又见一只公狍子将角挂在灌木丛的枝条上,挡住了去路。二愣子眼睛都气红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公狍子的头想把它拖下来。那只狍子用力一挣,只听咔嚓一声响,公狍子的角折断了,殷红的血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时,远处传来哨声:狍子群在猎手扩大包围圈前已经突围。三爷长叹一口气蹲在地上,众猎手问:“三爷,是不是马上追上去?”三爷摇了摇头苦笑着说:“追有屁用?他们早跑远啦!”

  看着这头挡道的公狍子,猎手们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拔出尖刀,恨不得一下子捅了它。三爷伸手挡住众人,自己拔出刀子。猎手们见了齐声喝彩:“对对对,让三爷亲自动手!”三爷怒吼道:“闪开!”众人闪开。三爷又吼:“退!”众人后退。三爷大叫:“都退得远远的!”众人委屈地走远了。三爷又大叫:“全他妈的给我下山!”猎手们全蒙了,一个跟一个地下了山。

  这时,他们回头看见三爷从兜里掏出红伤药,糊在流血的公狍子的头上,然后一刀一刀地砍着灌木丛的枝条。终于,公狍子从灌木丛的枝条上落下,躺在地上却没有逃走的意思。它看着三爷手中那明晃晃的尖刀。三爷却把尖刀插进刀鞘,平静地对那狍子说:“还不逃命去?愣着干啥?”公狍子似乎听懂了三爷的话,慢慢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进灌木丛中。至此,三爷发誓再也不猎狍子了,他不但自己不猎狍子,还号召家乡的猎手们共同来保护狍子。

  转过年的初夏,三爷带着助手进入山林巡逻。突然,他们听到一阵阵低沉的嚎叫声,警惕的三爷示意助手注意隐蔽,然后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一只桔黄色的狍子躺在地上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挣扎。三爷和他助手小心地走到离狍子三米远的地方近距离观察,发现它正痛苦地呻吟着,似乎受了伤。三爷知道,当地偷猎狍子的猎手有一种残忍的猎狍子的手段:将地箭下在狍子经过的地方,一旦狍子碰到地箭的开关,地箭就会射入狍子的致命处。如果不及时拔掉地箭,狍子很快就会死去。三爷和他的助手正要拔箭的当儿,只听哗啦啦一阵树枝响,从树林里蹿出两个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三爷和他的助手。来者仔细一看是三爷,立刻放下猎枪,从怀里掏出一叠厚厚的票子说道:“三爷,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都是在山里混饭吃的,网开一面吧!”边说把边钱往三爷的口袋里塞。三爷不为所动,坚持要他俩把狍子给放了。恼羞成怒的偷猎者知道遇上了难缠的对手,如果不先下手,势必会人财两空。于是,来者再次举起了猎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怒吼声,一只巨大的公狍子用它那坚实的后蹄重重地踢在来者的头上。来者应声倒地,他的同伙一看大势不好,慌忙举起枪朝公狍子射击,一颗罪恶的子弹射中了公狍子的喉管,它踉跄几下后愤怒地冲向开枪者。惊慌失措的开枪者跌倒在地,而公狍子也喘着粗气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与此同时,在附近巡逻的家乡猎手们听到枪声后迅速向出事地点赶来,很快把这两个偷猎者捆成一串儿。

  三爷跑到公狍子的身旁,发现它头部的伤已经痊愈,只是落下了一块伤疤。一眼便认出这是他去年秋放生的那只公狍子。三爷见公狍子的伤口正汩汩地冒血,心疼地叫着:“怎么又是你?这回你的小命算完啦!”公狍子听到三爷的声音,睁开眼睛看了看三爷。然后艰难地挣扎起来,慢慢地向森林挪去,似乎要带三爷去什么地方。

  三爷跟着公狍子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山洞。到了洞口公狍子仿佛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瘫倒在地上痴痴地望着洞口。三爷听到洞里传出哞哞的狍崽儿的叫声,便把身子探出洞口,只见一个出生两个月、金黄色的狍崽儿正焦急地往外探望。

  三爷若有所思地蹲下来抚摸着公狍子的头喃喃地说:“放心吧,我会好好地照顾你的崽儿的!”话音刚落,公狍子就咽下最后一口气,它一定是听懂了三爷的话,没有牵挂地走了。

  三爷抱着狍崽儿回到家,三奶见了也挺喜欢,劝说三爷想法儿让老母牛喂它吃奶。然而这个办法行不通,当三爷试图靠近老母牛把狍崽放至它的乳房旁时,却遭到老母牛愤怒的抗议。

  于是三爷三奶只好把狍崽儿当成自己的孩子精心照料它,教它在野外找食吃,找水喝,教它如何独立生活。每天早晨,三爷都为狍崽儿准备些它喜欢吃的柞树叶儿,竭力帮助它体验山林里各种树叶的味道,为它独立生活的那一天做准备。渐渐地,狍崽儿长成了小狍子,每天都几乎形影不离地跟在三爷的身边,家乡人也很喜欢这只通人性的小狍子,每次上山采山货回来都不忘给它带些它喜欢吃的柞树叶儿。

  转眼小狍子已经二岁了,越长越招人喜欢。刚进入雨季,小狍子就显得焦躁不安,时不时发出令人怵然的哞叫声。一天深夜,家乡人都进入了梦乡,小狍子又突然狂叫不止,边叫边拱三爷家的门。

  三爷被叫烦了,小狍子的异常也引起了他的警觉,似乎觉得地面在微微颤动,还隐隐听到似隆隆的雷声。经验丰富的三爷意识到一场泥石流灾害即将来临,便急忙跑到生产队敲起了急促的钟声。此时,家乡人被急促的钟声惊醒了,焦急的三爷劝说乡亲们赶快撤离村子。然而,乡亲们并不太相信三爷的话。

  此时,小狍子更狂躁了,它用嘴一会叼三爷的衣襟往外拉,一会用嘴叼三奶的衣袖往外拉拽。三爷急切地对乡亲们说:“泥石流就要来了,难道你们还没有听到那隆隆的声音?那是泥石流带动石头滚动的声音。你们再看这只小狍子。它的反常举动就证明要有灾难临头啦!”乡亲们被三爷说服了,连夜向山外转移。刚刚撤离到安全地带,雨就哗哗地下个不停,紧接着就听到隆隆的泥石流冲下来,转眼间淹没了整个村庄。

  天亮了,当家乡人看到掩埋在泥石流中的家园时,在心痛之余也感到庆幸,正是由于小狍子的及时报警,才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从此,家乡人对小狍子更是宠爱有加。然而,小狍子长大了,听到母狍子的叫声时便不顾一切地向山里跑去,谁也拦不住。三爷见了对乡亲们说:“让它去吧,它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天地。”

香奈儿外套

施华洛世奇吊坠

mk

lv t恤

相关阅读